目前日期文章:200603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你趴在餐桌上剛離枕的髮凌亂地寫著疲累灰白髮絲不再躲藏大方吞噬了大片領地 

        「
好累。」你說:「睡睡醒醒夢見好久以前的事夢見西班牙…」

shosha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0) 人氣()

        其實,我也不知道什麼叫愛?交了那麼多女朋友,分分合合,很累。我常想,世俗說的愛,也許只是騙人的,哪對情人不吵架?哪對情人在看清對方,同居多年以後,還能真的想要來世再聚?我的愛情,也許就像這本離散數學,離散數學妳懂嗎?是幾個和數學相關,可是還沒完成的小分支的總稱,像邏輯、函數、排列組合和集合。對了!就是集合。我總覺得,群居動物的人類永遠在畫集合,沒人喜歡離散在外。當你看到一個心儀的女孩,簡單邏輯判斷自己和她還合適,把彼此的生活課表排列組合搭配得很完美以後,就給兩人畫了一個小集合,跟原本各屬的大集合重疊。可是誰知道,交錯重疊的那部份,好像怎樣都不對勁,得多一些例外敘述來說明,縫縫補補以後,該散的還是離散在外,又各自回去自己的大集合。愛情的不定性就在這裡,還是理論單純,所有歸不了類的數學習題,掃一掃,全都掃進了離散數學,所以說,再怎麼完整的理論都得加一項其他,宇宙永遠是個謎。


shosha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艾瑪

        我從碩士班開始當助教,到現在博士班,超過七年,學校不再續聘,又沒有獎學金可以申請,所以我得申請助學貸款,還得拼命兼差。雖然我運氣不錯,找到一個公寓管理員的工作,可是還是沒錢吃飯、繳學費。人家說美國處處有黃金,我還當真在地上撿了不少零錢,每次晚上
KK得餓了,數數口袋裡當天在地上撿的零錢,剛好夠去買一個迷你甜甜圈。當學生都窮吧,所以有一家麵包店就新出一種很小的甜甜圈,一口剛好一個,一塊錢十個。一般人一次都至少買十個,我呢?每次看錢多少,都不會超過五個,而且是重重的一堆零錢,有時老闆看我可憐,會多給幾個。我就慢慢留著吃,很餓很餓的時候才吞一個。有一次肚子餓得受不了,很生氣地寫了一大篇文章給院長,請他多少發一點獎學金給窮學生,結果居然真的拿到五百元,夠去繳學費。

shosha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莉蒂亞 

        大四的時候,我的死黨喜歡一個女生,常常藉口找一群人和她閒聊,我當然是理當充數的濫竽之一。我死黨要那女孩注意的花招,就是故意開那女孩的玩笑。有一次,我也忘了那玩笑是什麼?女孩聽了以後,突然哭著衝出去,大家都呆了,死黨也沒去追,我覺得不好,就出去看看。女孩一看到我,就趴在我肩上哭,我拍拍她,安慰她別再意,他沒存心要妳傷心的。好死不死,死黨剛好出來,看到我們,轉頭就走了!女孩渾然不覺,告訴我她喜歡我很久了,她就是莉蒂亞。

shosha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