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鮮少僅存的兒時記憶裡也有座橋,伴隨我長大的外婆家是個走出去有條溪水能洗衣的三合院,三合院往右走就是那座橋了,過了橋,會看見外公在橋頭賣粉圓。外公的粉圓是自己篩的,黑濕粉圓又大又 Q,客人拿著自備的湯碗買粉圓,一碗一毛錢,推車抽屜裡滿滿地塞滿一毛硬幣。陪外公賣完粉圓後,往前走,有家賣米酒的雜貨店,外公會把我抱上高腳椅,聽他和老闆聊天,吃老闆給的花生米。

「有啊,阿嬤家附近有一條溪和一座橋。」過年打電話跟母親聊天時我說。

「哪有?只是一條大水溝啦!」

, , , , , , ,

shosha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