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JPG

一年了,我過了一年沒有他的日子,反覆做過無數次他病癒出院的夢;夢醒時,多麼希望夢境是真,而現實是虛;多麼奢望那天永遠不存在,永遠消失!那麼,也許那天之後的日子就不會如此辛苦,不會突然在毫無提防下情緒潰堤。

去年,凱過世的第三天,我開車送才做完脊椎手術三星期的小女兒去上學,輔導室的老師說,醫生的假單說要休息四星期,所以還不能來上課,得多留在家一星期。我不敢相信學校會在這枝微末節上無法通融,萬分訝異中,我穩住聲量爭執:「醫生的假單是說最多能有四星期的假,並非一定要休滿四星期,我女兒希望生活盡快回到常軌・・・・・・」心情突然絕望起來:「因為我先生剛過世・・・・・・小女兒希望能轉移注意力,請學校通融,請學校讓她每堂課提早下課,避開課間推擠的人潮,因為她必須要慢慢走・・・・・・」我終究還是紅了眼眶,掉下淚來。

輔導老師給我一個擁抱,「很抱歉聽到這樣的消息!可是這是教育局的規定,因為如果她在學校出事,我無法負責。」

「那麼・・・・・」我擦乾淚,抬起頭,想起主治醫師曾給過我他的電話,「可以跟我說傳真號碼嗎?我想請醫生傳真給我新的假單。」

「可以。」

在等醫院傳真的空檔,學校另一名行政人員走來,「很傷心聽到妳先生的消息,他兒子跟我女兒念同一所高中,是好朋友,別擔心,我會想辦法讓妳女兒可以順利開始上課。」

解決女兒上學的問題後,我獨自走回停車場,又掉下淚,我得開車去凱的公司,因為他的客戶明天過戶,我得通知所有客戶他走了。自從開始去凱的公司幫忙後,我幾乎不曾自己開車,我們每天一起上下班,偶爾中午散步去附近的餐館嘗鮮;即使要加班,也不用再擔心晚餐沒著落,過條街就能外帶晚餐。在家當了十多年家庭主婦,這一年多重新當起上班族的日子,是我最忙、但是最充實快樂的時光!

可是今天我得獨自開車去上班,我開著冷清的車,經過再熟悉不過的巷弄,用極差的停車技術把車勉強停進停車格,走進這棟四層樓、入住了七位律師的大樓。走廊照例非常安靜,每位律師都關在自己專屬的門戶,他們通常只在走廊偶遇時閒聊、或是必要時才敲門轉介案子、徵詢對案子的看法,但是我也因此認識了大樓所有的律師。

我開燈,打開筆電,旁邊的答錄機上有七個留言,我按下鍵:過戶的客戶、銀行、仲介、公傷殘的客戶、需要簽遺囑的客戶、需要查登記地契進度的客戶、以及追問賣酒執照在最高法庭上訴結果的客戶。以往,我只要在紅單子上記下來電者的電話和留言,交給凱,就沒事了!現在,我必須想如何通知客戶?我不能只告訴他們噩耗,然後讓他們自己去另外找律師,他們會比我更沒頭緒!

對門的律師做的是公傷殘法,也是凱在醫院告訴我去問所有問題的律師,他說,即使那位律師不懂其他案子,也能幫我找合適的接手人。電話接通,是答錄機,那位律師不在。我心一涼,頓時不知如何留話?停頓兩秒後,斷斷續續講完話,語帶哽咽。

現在該找誰幫忙呢?

我想起凱告訴我的密碼,他的桌上型電腦的密碼,他說,他有個專門為我開的檔案,裏面有一些遇到哪類事情,需要幫忙時的朋友和電話,他的密碼是他的中文名字,漢語拼音。

我開機,螢幕上是他最愛的法國車,我輸入他在醫院告訴我的密碼,螢幕顯示:密碼錯誤!我重新確認沒有鎖住大寫鍵,再試一次,還是錯!試三次不對會被鎖碼嗎?我不敢再試,將電腦重新開機,又試了兩次不用姓、只寫名字的密碼,還是錯!再重新開機,把姓名順序對調,還是錯!我瞪著螢幕,凱跟我說密碼時,因為注射嗎啡,意識已經開始不清,無法說完一個句子,他也許說錯了吧?那麼,我現在該怎麼辦?眼淚又止不住流下。

我想起凱跟我說,那星期,因為我得住在醫院陪剛開完刀的小女兒,沒去他公司幫忙那星期,他突然反胃,跟那位做破產法的律師問有沒有可樂,可樂可以止吐,結果隔壁做房地產過戶的律師聽見,馬上拿了兩罐汽水給他。那位律師?應該可以接明天過戶的案子吧?

電話接通,他說他馬上過來。

我遞給他七張寫著答錄機留言的紅單子,他看了看問,「妳的答錄機怎麼操作?可以再聽一次嗎?」我按下開關,他蹲下,側耳傾聽。「別擔心,我會幫妳聯絡客戶,妳知道他有遺囑嗎?妳知道誰是遺囑代言人嗎?」

「是我,他說全部交給我處理,這是他的遺囑。」

「很好,是正本!妳現在必須先開一個遺產法人帳戶、買遺產法人公債,類似遺產險、登報公開他走的消息,債務人如果超過九十天沒聯絡就棄權、要專責一名律師負責清算公司和個人資產、要請法院確認清算律師、公認遺囑代理人、要有人真正負責在九十天內關掉公司業務・・・・・・」

「我完全不懂!你做遺產法嗎?你可以當我的遺產律師嗎?」

「他有指定哪位律師嗎?」

「沒有。」

「我可以教妳細節,妳先慢慢自己來,再決定請哪位律師。」

「好,謝謝你。」

「家裡還有其他人嗎?」

「只有我跟小女兒。」

「有人陪妳就好。」

之後的每件事都進行地很順利,這位律師幫我順利關掉公司,關掉遺產法人帳戶,沒收我一毛錢;大樓裡每位律師都盡力幫我,拒收分文,讓我非常感動。誰說律師都沒人性呢?至少我碰過的律師都很棒。

心理學上,對一般人遭遇重大事件的心路歷程有五個階段:否定、憤怒、試圖挽救、憂鬱、最後才是不得不接受事實(denial, anger, bargaining, depression and acceptance)有些還在否定之後加入罪惡感,在接受事實之後加入重燃希望與再出發guilt, hope and reconstruction)。不管有幾個階段,這些階段經過了並非不會重來,並不是過了這關一定進到下一關,整個歷程也不會有一定的順序。

任何人,在沒經歷過重大挫折時,都不太會有去探求這些理論根據的動機;但是,即使心靈恐慌到會藉理論來審視內心,也無法因此找到能平撫情緒的答案。每個人有每個人度過難關的速度與方式,急不來也逼不得,個人內心必須與傷痛做長期對話,妳的心會告訴妳下一步該怎麼走。

剛知道凱生病時,我們倆都經歷過所有的階段,也一致認為沒有人會喜歡太過自哀自憐的人,於是我們選擇不書寫、不在臉書上、部落格上貼罹病文章。如此,似乎讓生活裡,至少有一小方天地是健康的、快樂的。

他走後,我一直在家裡各種角落裡尋他:我找到了他從前在電話語音信箱留給我的話、找到了email信箱裡從相識到最後所有的信、找到了零零散散有他身影的錄影、找到了他彈鋼琴的瀟灑,和演講時的自信風采,可是,我找不到任何寫他病痛時的文字。

因為我當時拒絕寫,拒絕了六年。

書寫對我來說,是為了保有當下觸動內心的感動,也許快樂,也許悲傷。許多感動過了會淡,甚至遺忘,我不願忘記任何對他的記憶。因此,我想找回舊時的心情,即使是痛徹心肺,也不想失去,這些年,這些心,事;畢竟,逃避和否定都無法改變事實。

我將慢慢面對七年前開始的夢靨,希望藉此能幫助自己度過想他的時刻。這樣的書寫很黑暗,沒有需要的讀者請跳過;若是有同樣遭遇的讀者,則希望能帶給你們一絲悸動。

這只是我目前以為可行的療傷法,如果沒有幫助、如果更加嚴重,也就沒有持續下去的理由。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hoshay 的頭像
shoshay

相遇萊特堡

shosh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1) 人氣()


留言列表 (21)

發表留言
  • 訪客
  • 懂妳了妳 我們一起加油
  • 謝謝秋玲
    妳比我更堅強
    對 我們要一起加油

    shoshay 於 2017/04/03 06:56 回覆

  • Monica Ny
  • 抱抱!
  • 謝謝玉素的關心
    也祝你一切更好

    shoshay 於 2017/04/03 06:57 回覆

  • Susan
  • Hug
    姨不要給自己壓力,慢慢來
  • 謝謝小皮的大擁抱

    shoshay 於 2017/04/10 21:39 回覆

  • RockvilleMom
  • 衷心對您失去另一半表達哀悼, 也希望您能夠在時間的幫助下, 慢慢走出來
  • 謝謝老朋友特地留言
    我必須努力尋找新的重心
    只是 過去的回憶不管苦樂
    都太美 太令人懷念了

    shoshay 於 2017/05/19 19:42 回覆

  • 訪客
  • 偶然看到妳的文章,
    人走了,重要的事情就變成了留下來的人,加油!
  • 非常謝謝你的鼓勵
    陌生朋友溫馨的留言最讓人感動
    謝謝

    shoshay 於 2017/08/15 00:20 回覆

  • 偶然路過,加油
  • 令人傷感的文字,希望你能越來越好,加油!
  • 謝謝新朋友的留言
    我會加油
    只是 沒有他的日子 不可能越來越好啊

    shoshay 於 2017/10/16 20:33 回覆

  • vince
  • It was hard, really hard journey.
    You are doing fine.
    Great loss, because you have great thing to loss. Such is the contradiction of life.
  • 生活對我來說
    已經變成一種無法改變的傷痛回憶
    我沒辦法將它變得更好
    只能活著

    shoshay 於 2018/01/27 09:41 回覆

  • 訪客
  • For you, this might be unavoidable. However, this, would not be what Steve would approve of. He did everything to make you happy and definitely would not like to see your sadness. so, help yourself. Live a better life.
  • 是的, 他的確盡他所能甚至超過一般人的能力讓我快樂,
    尤其在他走後, 每當遇到困難, 就能發現或想起他曾經跟我說過的話
    他仍在指引我, 我知道
    只是覺得傷心
    謝謝 Vince, 我會盡力, 畢竟不是每個人都能遇到如此愛你的人, 我很幸運

    shoshay 於 2018/01/28 02:35 回覆

  • 訪客
  • Indeed You are. That made it so heart broken.

    I do believe he really did not wish you to suffer. He would be thrilled to see you succeed. And you got to try.
  • 只是我現在不知道要做什麼
    原本剛開始一個全新的工作
    現在發現好像不適合
    很希望他能告訴該不該繼續

    shoshay 於 2018/01/28 23:57 回覆

  • vince
  • This happens a lot in life. It is important to realize there are many works in life that does not work. ( a pun). I changed jobs numerous times, 7 times. Eventually , I gravitated into acupuncture. It works for me. It can be timing, people, enviromnet personal preference. so many variables.
  • 就像能不能遇到合適的人一樣
    不合適的工作該不該離開
    也是很難的決定
    你很厲害呢?能堅持做自己喜歡的工作

    shoshay 於 2018/01/30 15:09 回覆

  • vince
  • Keep mind open.

    My life is 6a1dJust kind of going with the flow. Lots of decisions were made not because I had choices but because lack of choices.
  • 哈哈什麼是 6a1d? 是啊,生活很多時候沒什麼選擇
    我們只能盡力而為,但是有朋友關心是很開心的事
    非常謝謝你

    shoshay 於 2018/01/31 15:34 回覆

  • 訪客
  • Sorry , I don't know either.
    Everybody has lots potentials they aren't aware of. These potentials will be forever stay as potentials until we try it. However, trying a new thing is always a difficult undertaking.

    We use the term do our best often. In reality, seldom do we do our best becuase we never know our best truly is. Right?
  • 說得真好,所以,在這樣未知的生命裡,
    有人陪伴是最大的幸福

    shoshay 於 2018/02/11 00:28 回覆

  • Vince
  • First time heard his voice. I never thought he sound so "American". Ha, Ha.
    Good playing. Like it.
  • 哈,你大概看我的中文版把他變成說中文的人吧?
    他的聲音非常迷人
    我有一些他打電話給我的留言檔,很珍貴
    他的鋼琴的確彈得超好
    很遺憾在他生病前我沒有太多影片或錄音
    他生病後因為坐太久背會痛
    就比較不彈琴了
    喔,你看到我新放上去那篇新書介紹嗎?
    "等我,在馬里蘭"月底出版喔

    shoshay 於 2018/02/13 10:42 回覆

  • Vince
  • So sorry that I never got a chance to meet him. I have not to Virginia and Maryland
    for over 30 years.
    I saw the note for publications.

    Congratuations.

    please send me a copy when you have a chance.
  • 等收到書一定寄一本給你
    我們真的是因為他牽起的緣分
    如果有機會來馬里蘭
    別客氣來找我

    shoshay 於 2018/02/18 10:49 回覆

  • 夢
  • 偶然看到您這篇文章
    您的文字好美
    直接看到眼淚流不停 ;-;
  • 謝謝新朋友來留言
    不好意思讓妳流淚了
    我自己也是每次讀每次哭
    所有美好的回憶再想起,都變成哀傷

    shoshay 於 2018/02/23 00:35 回覆

  • Vince
  • I have not visited Eastern Shore for more than 30 years. I did my postdoc in Richmond, Virginia. Last time I talked to my professor was in 1994, before I become acupuncturist. Many time I do think of visiting him before too late. Finding time is another thing.
  • 也許把想去想做想看的人事列出來
    一次做完,會是很難忘的旅行喔
    不過,也不一定要親身探望
    電話或是我們這樣的簡訊,才更持久
    沒有壓力反而更美好

    shoshay 於 2018/02/28 20:53 回覆

  • vinve
  • I never was comfortable talking to my superiors. It came from my upbringing. My father was kind of educated in Japanese culture. I only call my professors when I needed their help. NOt good. But I would not know what to say. Cross country visit give me an excuse. It does need time.
  • 寄張卡片也許是最暖心的選擇
    希望教授還記得你

    shoshay 於 2018/03/01 11:05 回覆

  • vince
  • Thanks for the idea.
    I will find a way.
  • 今天在超市巧遇一位93歲的老朋友
    還是很健朗,雖然是別人開車載她來
    但是看她行動自如,像只有70歲
    實在很開心
    你的教授如果收到卡片,一定也是這樣的驚喜

    shoshay 於 2018/03/02 08:42 回覆

  • Vince
  • Envious. I will be on trip for 10 days. Talk latter.
  • 祝旅途愉快!

    shoshay 於 2018/03/03 10:05 回覆

  • vince
  • Got your new book. Thanks
    The cover looks lovely. I like the design and title. Title is clever. Duel language, very fitting for the story content.
    Many part of the story still fresh in my mind. I also love the forwards written by these three artists. Beautifully put.
  • 謝謝,終於收到書了,封面是加州,我們2014年去玩的照片

    shoshay 於 2018/04/01 10:29 回覆

  • vince
  • No wonder it looks familiar. Time flies.
  • 是啊,用意是面向太平洋,從西方看東方

    shoshay 於 2018/04/02 20:2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