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買了一支很貴的錶送她逢人便誇她用功是全宿舍唯一考上前三志願的連庫長的女兒也只考上夜間部呢她看著突然慈祥的爸告訴他眼鏡看不清楚了爸二話不說帶她去臺大醫院換眼鏡。是第一次進醫院哪第一次站在眾人的焦點中爸幫她選了付當時流行的銀邊眼鏡可是因為拖太久了度數一下子跳增到九百度醫生說三百度時最重要了早點來就能控制住。可她想沒考上怎麼敢跟爸說要換眼鏡呢

        然後每天她戴著如酒瓶底厚的眼鏡通車上學背那些怎麼也背不全的書常常在車上睡過頭好在家就在公車總站司機會來叫她下車有時醒來時公車早已休班多時她只得狼狽偷偷下車。

        日子越近大學聯考她越害怕怕考不好不知怎麼面對爸。那天回學校拿成績看到考上私立大學時爸冷峻的眼神讓她怕得不敢回家在街上遊走了一個多小時回到家已是晚飯時刻爸聽完成績便返身出門去了。她知道她終究是那個得不到爸歡心的孩子。她想她還是安心地做那條習慣沉在海底的魚吧和絢爛的浪花一點關係也沒。

        媽說家裡四個都是女兒也難怪你爸總有所偏袒。

        爸常鬧頭疼午飯後一定得睡午覺。台北的夏天酷熱異常悶濕得身上黏呼呼地她洗完澡出來正清爽地要吹乾頭髮沒想到微濕的手一碰開關電得她頭皮發麻她反手一甩吹風機砰然落地在寂靜的午後撞出一聲巨響爸衝出來便摔她一耳光她愕然地看著爸憤怒的背影耳邊嗡嗡的聲音俯身拾起地上的吹風機她驚訝自己居然沒有眼淚。

        這以後她再也不吹頭髮了每次洗完頭都只是死命地用毛巾擦乾。

        外公的身體越來越差。有次不小心在浴室中風滑倒便只能或坐或躺在床上。好不容易等到暑假到了和媽媽坐火車去看外公外婆一路上想著一定得忍住情緒撒嬌地叫聲阿公我來了可是練習了好久看到一下子瘦削好多的外公一開口還是滿嘴的陌生。

        外公終究還是走了留下一個戒指給她。老家早已被舅舅們經商變賣那戒指是外公身上僅存的值錢東西舅媽們諷刺地說只留東西給她這個外孫女呢她想起小學時外公來台北看她帶她去廟口買了條心形的項鍊在外公面前她是最受寵的。可是在追悼會上儘管兒時的記憶如何爭相湧現她卻只是呆呆跪著從早到晚沒有一滴淚,像一條冷冷的魚。

        傍晚視若無睹地盯著電視沒注意到搖椅擋著通往臥室的走道即便微向前傾爸稍胖的身軀仍難以通過冷不妨被爸用力推翻過去沉甸甸的椅背壓著她瘦小的背脊。

「死了啊不曉得要站起來」爸對她吼著

二十年來的忍氣吞聲突然在瞬間爆發開來讓她猛然站起轉過頭去對爸喊

「有必要這樣嗎我到底是不是你女兒 
        一向威嚴的爸只愣了一下舉起手便不停地甩她耳光。

「為什麼這樣打我我不是你親生的嗎」眼鏡早已在打第一個耳光時飛了出去在大理石的地板上摔得粉碎第二個、第三個耳光打出了嘴角鮮紅的血她還是不停地喊著

「我永遠記得今天

整個嘴唇腫得紫脹合不攏了爸也氣得摔門出去留下她還站在那裡沒有一滴淚。

媽幫她把破掉的眼鏡撿起來放桌上要她等會兒爸回來道個歉就好哪有女兒這樣對父親說話的她腦子一片空白恍恍惚惚地奇怪自己為何變得如此倔強甚至勇敢也奇怪自己的眼淚怎麼會消失地無影無蹤她想魚沒有淚嗎為什麼千般不是自己總能忍住不掉淚呢

破碎的眼鏡在茶几上示威她每天帶著九百度的大近視模模糊糊地去上課也義正嚴辭地不必看清爸臉上的表情。媽和事佬似地討好她拿錢要她去重配眼鏡爸卻始終不說話她似乎和爸成了同極的磁鐵才看到就遠遠地避開。

後來有次爸見她經過客廳便指著茶几上的信紙給你寫情書用。還有次帶回一個皮包說是送給她當生日禮物。見她因看雅音小集晚歸也不再厲聲斥責反而問她餓不餓


創作者介紹

相遇萊特堡

shosha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