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說你就是小時候身體太差花掉你爸對你關心的耐性其實他也是疼你的。你小時候出麻疹差點死掉你爸看你眼珠都往上吊了急得大哭幸好隔壁的中醫師聽到救了你一命不愛你怎麼會哭呢你喔像極了你爸的倔強脾氣。

她是倔強國中導師說她很有個性。她記得那次導師因晚自習時有位女同學去廚房喝水工友嫌麻煩向導師埋怨已過上班時間導師氣得打那位女同學耳光全班同學都驚懼於導師莫名的氣焰她卻當場站起來指責導師怎麼可以這樣打人

然而倔強歸倔強她還是在乎爸的眼光。當初大學聯考填志願時仗著爸仍得意於她考上第二志願的恩寵選了乙組結果只考上私立大學歷史系爸便整天冷嘲熱諷

「唸歷史能做什麼當老師都不成

姊姊和妹妹順著爸的意思都唸會計還沒畢業就找到工作但她想考研究所大三暑假時藉機不去加油站打工在家看書。有時碰到爸輪晚班在家就覺得爸的眼光像劍一樣一把一把地射過來冷得她抬不起頭來老覺得自己是家中唯一不事生產的人。只好乖乖地每天在媽下班前幫媽把地掃好拖好;然後,筆記、摘要一本本地做愈做愈覺得還有更多書要唸完才敢去考大學聯考已經失利一次這次不能再重蹈覆轍了這樣的低氣壓,壓得她喘不過氣來。

熱哄哄的暑假就這樣悶沉沉地過了沒有往年打工時和異性打趣的點綴也少了外出的藉口。才開學幾個原本相邀考研究所的同學都打了退堂鼓即將踏入社會的壓力讓她們極端矛盾大夥兒似乎都怕極了讀書的日子計劃早點準備就業。

就在這股詭譎的氣氛中爸劈臉丟給她兩封信

「這是什麼東西找這什麼工作

那是漢聲雜誌和天下雜誌的面試通知是班上同學求之不得的機會可是爸卻一點也不高興魚的韌性和冷靜在她體內慢慢聚集她頓時決定她得改行了她受不了爸對她的歧視。於是她申請國貿系雙學位決定從商讓爸看看她不是唸不起。

沒天沒日地修課終於只多留一年便把國貿系七十二個學分全都修完當然也順利地在畢業前找到工作。這次爸似乎很滿意她的工作家裡不動聲色地充滿了她們公司的產品爸儼然成了她們公司的產品代言人不時向左鄰右舍推銷產品她似乎還握有小小的權利「幫忙打個折吧 

父親和她的關係竟然就這樣巧妙地轉變。當然大部分的時間裡他還是家長。


shosha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