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幕低垂,她常想起…

            那天,他小心翼翼地作著筆記,看著小他四歲,卻故作老成的女孩,一邊交接著公司業務;一邊又掩不住氣憤的語氣,問學長為什麼要找新人代她?率直的神情,令他尷尬,卻也透露出她的稚氣。

            於是,他戲稱她師父。每天一大早,便趴在她矮矮的牆上,問,今天教什麼?她抬頭看他,像是看牆上一幅不變的畫,偶而不在了,竟有些失魂落魄起來。

漸漸地,他邀她看電影,邀她去澎湖玩,她沒答應。他卻給她帶來純白的珊瑚:滿地都是紅珊瑚呢!只有這個是白色的喔!她怪他怎不也帶一些紅珊瑚給她。

            那次,手背隱隱刺痛,他充當庸醫,抓著她的手指猛一抖,痛得她掉下淚來,他趕緊騎車帶她去敷藥。

            生日時,同事出奇不意為她慶生,萬分訝異中,他捧來一大束紅玫瑰,匆匆給她一個吻,後來,他騎車送她回家,沒有說一句話。

            她的男友藉故來公司找她,他說,情人的黃外套來咯!

            他邀她去釣魚,因為這是她許久的心願,她爽快答應,好啊!卻又問他是否還邀了別人?他們都是小心翼翼怕受傷害的人,他說,你說呢?她起鬨,好啊!

            然而,幾經掙扎,她還是告訴男友,男友極力反對,她只得無故爽約。

            事後,他說沒事。每年生日,依然行禮如昔。

            他逗她,你看起來像二十八歲。為什麼?她質問,他喜歡看她生氣的樣子。

            他說,我今天看到一朵三角形藍色的花。真的?在哪裡?他馬上轉頭對其他同事說,你看,她又被騙了!

            閃著褐色深邃的眼,他問,為什麼可能會不教我了呢?因為你的程度已經很好了啊!她答。不,妳永遠是我師父。

            他給她一個紅包,喜歡把她逗得又高興又不知所措。

            要出國了,他楞了一下,許久,打開抽屜,沒什麼送你的,這瓶香水就給你吧!那是他從國外買來,打算送女友的。

            他說,plain,就像你沒有上妝的臉…

            這一個他,在她心底反覆出現,就像她掌中的紋路一樣,淺淺短短,卻又錯綜複雜。看相的說,她是個從一而終的人。禮教的刀,為她刻了條圓滿的情線,卻也砍亂了其他紛至沓來的旁紋,讓她在裡面迷失了自己。

            她終究不是一個勇於追求願望的人,因為怕失敗,她總是一磚一磚地砌著愛情,對於一見鍾情,她惑於其情,卻也懼於接受,於是愛情悄悄來了,卻也悄悄走了,成了她午夜夢迴時,永遠的喟嘆。

(發表於台灣日報)


創作者介紹

相遇萊特堡

shosha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