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不要站在這邊這裡,廚房的人進進出出,很危險,妳回家吧!沒有經驗做不來的,回去吧!」

淑惠僵著尷尬的笑臉,儘量挪著瘦小的身軀往門邊站:

「可是…老闆要我在這裡看看…」

「妳看也看過了,回去吧!不要在這裡浪費時間了!」她垂下眼,踩著被人丟在地上的自尊,默默地走回門口。那裡,老闆和老闆娘繼續忙著各自的事,沒人搭裡她。

淑惠想著家裡的兩個女兒,和剛丟掉工作的先生,僵硬地再次涎起笑臉和老闆娘搭訕:

「是不是每個waitress有自己的區?我們要輪流分配客人給她們?」

「對啊!但是看bar還是比較簡單,帶位複雜多了!」老闆娘一邊說著,一邊堆著笑臉,蹬著高跟鞋,逕自帶客人找位子去了。

淑惠低頭看著自己稍嫌不夠俐落的長裙,剛剛急著出門,連口紅都沒擦,唉!也不只是口紅,也許正是這張沒化半點妝的臉,讓人第一眼就覺得寒酸!還有這直髮,和老闆娘自然盤起的捲髮,不用猜,就是一副下人的模樣!做不得門面,怪不得老闆到現在都沒正眼瞧過她。

「是不是我來以後,bar台那裡就變成三個人在做?」淑惠仍然不死心地找話說。

「沒有,還是兩個人,就只需要兩個人看bar。」老闆一面答謝客人,一面回答。那笑容,是給客人的。

淑惠繼續僵著笑,臉頰撐得微微痛起來,連收回去都稍嫌不自然,她不知道自己還能撐多久?

「是不是今天先讓我試試看,請個小姐帶我?」

老闆繼續答謝客人,歡迎再來,彷彿沒聽見她的問話。她想,難道連在餐館打工都這麼難嗎?還是,過了三十歲,尤其是當了母親的女人,就已經沒了市場價值?只是,她早已失去斷然放棄的勇氣,像腳上這雙舊鞋,想丟掉,還是又磨蹭半天,偏偏不知道,自己怎麼今天又把它給穿來?

「妳去bar那邊,跟那個沒穿圍裙的小姐做做看吧!」老闆看著bar台說。淑惠一下子沒回過神來,偷眼看了看左右,想是跟自己說話吧?她看著頭抬得高高的老闆問:

「是那位嗎?好,我過去了!」有身份真好!即使只是來學打雜的。

淑惠小心翼翼地,跟著那位小姐走進廚房。

「把這菜端出去吧!」那是一盆炸魚排,她快手快腳端起來,沒戴手套的手,被燙得險些鬆開,她倒吸一口氣,摔不得!這盆菜可摔不得!她想起新婚時,做好第一道菜,才一端起,便因燙手而把它摔在地上,新買的盤子,就這樣少了一個!這回可摔不起了!她用手臂撐著盆子,再用身體去頂開通往餐廳的門,可是,卻怎麼也推不開,唉呀!怎麼會這麼笨呢!她緊張地更加用力,才想到自己是不是推錯門了?趕緊閃到旁邊,欸,還有個門,剛剛那小姐用腳一踢就開了,她沒敢嘗試,還是小心地用身體頂開,還好,總算出來了,然後呢?菜放哪呢?她一排一排地找,走到底了都沒看到炸魚排,再看一次吧。正高興找到時,另一位小姐衝她說:

「還是我來吧!」她來不及謝,手就空了。

這是個人人喊忙的地方,空著手總是讓人緊張。淑惠趕緊再進廚房,這次可別再推錯門了,餐台上等著上菜的是蟹腳,這容易,這是樣最熱門的菜,總是有一大堆人等著取。她馬上找到位置,只是,還剩不少哪!怎麼加呢?客人這會兒全都自動散開,等著她加菜,還是加吧!她拿起夾子,怎麼拐手得很?以前來吃飯時,總能俐落地一次夾好幾隻,現在夾子卻和蟹腳纏得難分難解,索性放下夾子,整盆倒下去,下水餃似地,湯汁濺得到處都是,她抿嘴跟客人笑笑,客人們回她個諒解的笑,這些老外,其實還挺親切的。

淑惠來回走了幾趟廚房,也不過就這麼回事嘛!熟了就好。

是啊,日子也不過就這麼回事嘛!習慣了就好。

他問:「妳會後悔嫁給我嗎?」在這樣因失業而突然一無所有的情況下,淑惠只覺得,男人的壓力,確實比女人多上一層。

 


shosha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