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幫孩子換尿布,門鈴響了,以真嘆了一口氣,匆忙包裹好孩子,實在很不想貿然開門,這種時間!不是推銷員就是傳教士!可是孩子這時吵得外面都聽得到了,假裝沒人在家已經不可能。只好左手抄起孩子跨在腰上,一步一跳地越過滿地的玩具,奔下樓開門。唉,就知道又是個穿西裝的推銷員!喔,或者該說是傳教士吧!以真累得抬不起頭來,眼前擦的晶亮的黑皮鞋、全套黑西裝、還加了件黑色長風衣呢!嗯,這人還穿得挺講究的嘛!雖然還是很疲憊,可是以真這時已經多添了些許好感,便微笑地抬起頭…

「欸,怎麼是你呢!」直覺地要抬手攏攏頭髮,一抬手,才看到手上剛換下來的尿布:

「抱歉,正…正在換尿布…」滿臉的尷尬,真想把自己變不見,他只是笑著看她,等她︰

「我…可以進來嗎?」

「喔,當然,請進請進!」真是家庭主婦當久了,把腦袋煮成糨糊了!以真深呼吸兩下,把要命的尿布扔了,放下孩子,洗手,再從一堆奶瓶中找出杯子,倒水,然後開冰箱加冰塊,冰塊頓時「啪!」地濺得滿手是水!唉,今天是怎麼搞的?

孩子在一旁楞楞地看著突然柔美起來的媽媽,以真抱起孩子坐下︰

「怎麼今天有空來呢?」

「喔,我今天剛好要到這附近辦事。早上見客戶,下午一點半出庭,現在正好有空。」回答地簡短充分,讓人沒有發問的空間,不愧是個律師!

「那…你吃過了嗎?」真是黃臉婆當久了,只懂肚子!

「我中午都不吃的,在減肥,一天只吃早餐和晚餐。」

「喔!」簡短的答腔,像一時沒主的她,單楞楞地逕自傻笑!她眼裡的他,180公分,75公斤,剛剛好,減什麼肥呢?「你不胖啊!」她真心回答。

「還不都是你害的,自從上次來你家吃過飯以後,就老想上中餐館,一個月就胖了五公斤!」

「那可不是我的錯喔!菜全都是買現成的,誰知道你這個中國通全都沒吃過!」這個聰明的美國人,很喜歡中國食物,去過的中餐館比以真多,當初就是開中餐館的朋友,介紹來跟以真學中文的,真快,也三年了。

「嗯…」老轉著煩人的食物轉,換個話題吧︰「下午的案子…還好吧?我是說,難不難?」

「難也沒救了,都要開庭了!」美國人永遠樂觀風趣。

「你會常來這出庭嗎?」想問的是,會常常這樣突然來訪嗎?

「還好,一個月總有一次吧!不出庭的話,也要來剪頭髮。」

「大老遠開四十分鐘高速公路到這剪頭髮,哪家店啊?」這人常做一些奇怪的事,比方學中文,居然只為興趣,前一陣子還說可以練腦子。

「那家店是我小時候,我爸爸帶我去的,老闆看著我長大。不過,只剪男生的頭,小小的店面,我看都是熟客人吧!技術好的很,不會留一根頭髮在你肩上。店裡的老式椅子啦、老玩意啦,都還擺在那裡。」真是個打從骨子裡喜歡歷史的人,當初也是因為以真是學歷史的,而找她教中文嗎?

他看著電視架上新擺上去的,以真和她先生十年前的舊照片,說:

「妳有小時候的照片嗎?可以看看嗎?」

「照片都在台灣沒帶來,好可惜!下次回去一定要帶來,不過,不想給你看!」以真調皮地說,她喜歡跟大她幾歲的男人說話。

「為什麼?妳騙人,妳以前說妳有!」

「我什麼時候說過?我是說有,但是在台灣吧!」

「是在這,我記得。」

「真的嗎?」被他說得有點懷疑起來,他記性是很好的,但是怎麼自己一點都不記得?「反正我小時候很笨很醜,不會給你看的。」

「怎麼有人這樣說自己?你們中國人太謙虛了!」

「真的!大家都這麼說,小時候沒人喜歡我。」

「不會啦。喔,妳上次說的荷蘭祖母呢?找到她的名字了嗎?」

「找到了!」

「真的?叫什麼?我帶了我荷蘭裔祖母的照片,妳看,也許我們有血緣關係喔!」哇,真美!那種從前西方女子穿大蓬裙梳髻的美女。

「哈!我那荷蘭祖母只有中文名字!我們不會有關係的吧?你看我,一點也不像有西方血統!」以真看著乾瞪眼的他,笑著說。唉,淡褐色深邃的大眼、深深的雙眼皮、高挺的鼻子、薄薄的唇…真希望自己長的有一丁點像他!

十二月寒冬的正午,陽光暖暖地灑滿客廳,照著玄關中從挑高天花板垂下的六角燈飾,長長短短的彩虹,跳躍得滿牆滿地都是。

「天氣真好啊,今天!」以真看得出神,好想出去走走啊!只是,拖個孩子,要吃要睡的!唉,婚姻生活就像這天氣,看起來溫暖舒適,一走進去就知道被騙了,而且還騙得挺慘的!零下的溫度呢,真是開玩笑!

「不知道有沒有機會去法庭看看你辯論的樣子?」

「真想嗎?很多人看了都說無聊得很。嗯,如果妳要去的話,也許八月份那個大案子可以帶妳去看看。」

「好啊!可以帶書或紙筆嗎?如果聽不懂,無聊的話?」

「基本上是不行的,看法官啦,嚴格的法官是會要妳當眾站起來出去的,因為妳蔑視司法喔!」不像是開玩笑的樣子,可惜了,否則就有充分的時間畫他的側臉了,那深邃眼眸和高聳鼻樑間英挺的落差,讓人總忍不住想伸手去量,總有小指的長度吧!

一點鐘,孩子早已在懷中睡去,他起身告辭。黑色的長風衣,瀟灑地旋進車裡,消失在路的盡頭。只剩下這一頭的她,還在門邊看著…耳邊依稀聽得到剛剛的門鈴聲,一聲一聲地響起,彷彿,在夢中…


創作者介紹

相遇萊特堡

shosha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dearmichigan
  • 我喜歡這種敘情式的小說,可惜自己寫不出來!<br />
    Jamey
  • shoshay
  • 多謝誇獎<br />
    妳太客氣了
  • 小城綾子
  • 哈,找到了,原來這篇就住在小媳婦隔壁<br />
    。奇怪,我早上明明有點短篇小說這欄的<br />
    。<br />
    <br />
    真是有趣的巧合呢!我們同樣寫小媳婦,寫誘惑<br />
    ﹝迷惑﹞。八年前我那篇香水百合在報上發表時,竟然有不熟的人問我<br />
    ...「是妳的故事嗎?」 哈!真是無言>//<<br />
    <br />
    很希望有機會認識妳。<br />
    <br />
    <br />
    <br />
  • shoshay
  • 綾子<br />
    是啊 這篇大約是三年前寫的<br />
    沒你的資深<br />
    但有幾分相似<br />
    我還沒來得及告訴你呢<br />
    昨天才剛看了你的螞蟻<br />
    我也有一篇以螞蟻為題的文章<br />
    只不過不是小說<br />
    有趣吧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