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婆和小姑昨晚剛到,妙真一大早起來,餵完小女兒奶,換好尿布,把小女兒放在嬰兒床上玩,就趕快煮稀飯,拿出麵筋、肉鬆、辣筍…等平常在美國不捨得吃的貴東西準備早餐。然後上樓看看大女兒,她已經醒了,看到媽媽,甜甜地笑了,妙真幫她刷牙洗臉,梳了兩條小辮子,弄了碗稀飯給她吃,這樣上下樓的走步聲,吵醒了公公,妙真不好意思地說:
        「爸,吃早餐了。」 
        公公看看桌上的稀飯:「我不吃稀飯的,我早上都吃苦茶油拌麵,簡單!」
        妙真撐著笑:「喔,我忘了!」趕忙起身下麵。其實她沒忘,她只是懶得單為公公一人煮麵,以為好姓子的公公可以入境隨俗一下。現在好了,反倒顯得她一付無厘頭,沒搞懂狀況的樣子。好在事先已經在專賣東方雜貨的超市買了苦茶油和麵線,否則拿出義大利麵和橄欖油就更好笑了!
        公公搞定,婆婆也下來了。 
        「媽,早,吃飯了。」婆婆抓抓染得烏黑的頭說:「我今天吃素,妳有什麼啊?肉鬆?辣筍?唉呀!我不吃那些東西!給我土司好了!幫我塗果醬就好,不用再忙素菜了!」
        「好。」妙真轉頭開冰箱,臉垮了一半,一大早起來就忙了兩種早餐了,現在還有第三種!從冰箱裡抓出果醬,其實這個她也料到了,所以土司也早早買了,只是以為可以躲過。
        小姑呢?小姑小她四歲,削薄的短髮挑染了不同層次的紅褐色。可是早上剛起床還沒梳頭,像一堆燒焦的亂草。「大嫂早啊,你們怎麼那麼早就起來了?」
        「出門在外,不早起就浪費一天了。」當軍人的公公說。
        「對啊,妹妹妳要吃什麼?」婆婆問。妙真嚇了一跳!吃什麼?難道桌上有稀飯沒看到嗎? 
        「我最討厭稀飯了!湯湯水水的,有沒有水餃?我想吃水餃!」
        全部的人都看向妙真…「哦,有,可是是冷凍的。」
        「沒關係啊!水餃包多了都是冷凍起來。」小姑說。 
        包水餃?我哪有時間呢?「可是,我的水餃是店裡買的,不是自己包的。」
        「沒關係啦,吃吃看好了,我最不挑嘴了!」
        妙真笑笑,天知道!開火煮水餃吧!小姑走到客廳開電視,公婆吃完也去看電視了,碗盤散了一桌沒人收。
        「阿真,有沒有中文電台啊?」公公拉著嗓子問,這小地方講話實在不需如此大聲。
        「沒,沒有。」以為你兒子賺很多錢嗎?「有錄影帶,剛跟大陸朋友借的連續劇,趙飛燕,滿好看的。」特地拉下臉跟共匪借的。
        「好啊!」三個等著被服侍的客人坐著看妙真拿出帶子、放影片,音樂開始,表示女傭可以下去了。妙真回餐桌,火速吃完稀飯,幫小姑盛好水餃,小女兒也餓了,阿正剛好下樓來,一邊唏哩呼嚕喝著稀飯,一邊跟正在餵奶的妙真說:「等一下帶爸媽去白宮逛逛,趕快收拾一下吧!」他把碗一推,站起身,也去看電視了!阿正在前幾天就說了,他爸媽來的話,他不能進廚房幫忙,因為他媽媽會生氣,以為兒子在美國被媳婦虐待。妙真雖不以為然,可是想,就做點面子給你吧!但是現在看到一桌子碗盤,還是一肚子氣!四種早餐呢!好像去餐廳吃飯一樣!三歲半的大女兒怕生,黏在媽媽腳邊陪媽媽洗碗。妙真說:「幫媽媽去陪妹妹玩,幫她搖鞦韆。」十個月大的小女兒被放在鞦韆上,不能自主地蕩著,兩眼傻傻地看姐姐笑。
        手套可能又破洞了!手指進滿熱水,妙真舉起手,讓水流掉,再把水溫調低、水量調大,這樣洗得快。她轉轉頭、抖抖肩,脖子好痠啊!乳房又刺痛起來,每次被吸完奶,兩個乳房就痛得像針刺一樣,每條乳腺都空了,張牙舞爪地四處掠取養分,製造新奶。痛的感覺過了以後,肚子就餓了。妙真每天被這種感覺追著餵肚子,她倒晾碗筷,擦乾手,抓了片土司吞著,大家還在看電視,她幫小女兒綁了兩個沖天砲,趕快上樓換衣服。
        穿什麼呢?有什麼能穿呢?還在餵母奶,只能穿有前開扣的衣服。可是好久沒穿裙子了,現在四月還很冷,她拿出一件長背心裙,那其實是五年前朋友給的孕婦裝,後面有帶子可以綁起來,胖瘦都能穿,裡面再加一件長袖白上衣,應該夠暖吧? 
        「阿真啊!」又要什麼了?「妳有沒有梳子?」婆婆叫著。
        「有啊,不是就在桌上嗎?」口乾舌燥的,妙真的胸乳漲起來,水分都跑去製奶了! 
        「不是這種男人的平梳,是女人用的那種,寬的!」 
        「沒有耶!」
        「怎麼連把像樣的梳子都沒有?妳不梳頭的啊?」
        妙真沒答腔,還不是就為了省錢嘛!省在我身上,省妳兒子的錢,不好嗎?今天早上已經夠嘔的了,別再惹我!
        一會兒,大家都穿戴整齊,小姑穿了件黑皮短窄裙、米色緊身毛衣、長靴,配上俐落短髮,妙真看得恍神,那個時代離自己好遠了!婆婆挽了個髻,也穿了件毛料長窄裙和小外套。妙真突然想到自己沒冬天的鞋子配長裙,懷孕時都穿球鞋,怎麼辦呢?只有涼鞋了,白色的涼鞋,可是,冬天不穿襪子會冷死,只好匆匆套上白襪,很可笑的樣子吧? 
        七個人擠進一台跟朋友借的旅行車,小女兒照例一進車就哭,怎樣也哄不來,吵得大家快瘋掉! 
        「阿真,妳看她嘴巴張這麼大,就是肚子餓了,我生了四個孩子看多了,給她吸奶吧!」婆婆說。妙真當然知道,可是現在穿著長裙,又一大車子人,叫她怎麼餵奶?
        「我現在不方便,等一下到了再找地方餵吧。」固執的小女兒繼續扯著嗓子哭。 
        「這孩子真拗!吵死大家,下次我看阿真就跟孩子在家,我們也不需要跟別人借大車了。」公公下令,把媳婦和討厭的孫女打進冷宮!
        「給她吸奶啦!妳看她哭個不停。」婆婆又說。 
        「妳就把衣服拉起來餵她嘛,我們又不會看妳!」阿正也說。 
        妙真寒著臉,解開前扣,拉起上衣餵奶。能怎樣呢?跟大家作對嗎?
        白宮來了很多次了,每次朋友來一定會帶他們去白宮,雖然煩,但是至少可以出門透氣,也不必煮飯,妙真還是很開心。大女兒腳力不夠,走一下就要人抱,阿正說讓她坐推車吧!抱小女兒比較輕鬆,可是他轉身就推大女兒走了,讓妙真抱小女兒。妙真氣不過,走到阿正身邊要換手,阿正抱沒幾步又換回妙真手裡,推著大女兒快步走在公婆中間,妙真瞪著她的男人,死了心,只好左手換右手地抱,或是學美國女人把孩子跨在腰上,左腰換右腰。
        「前面有新鮮的賣魚攤,在美國很少見喔!去買一些鮮魚、龍蝦,回家煮來吃吧!」阿正說,沒有徵詢她的意思。
        不要吧!在外面吃不好嗎?妙真想要阻攔,可是他們一家人都想去,少數民族最好住嘴。 

        那是在波多馬克河港的魚市,像台灣的菜市場一樣,每攤有不同的魚販,可是客人選好魚是不幫忙殺的,得自己帶回家清理。妙真跟阿正說:「不要買魚了吧,還要自己殺,買龍蝦或蟹腳吧!」阿正沒答腔,走到別攤去看魚了,旁邊婆婆說:「妳不會殺啊?沒關係,我來。」妙真笑笑,不是不會,是不想,因為每次刮魚鱗,總是飛得到處都是,幾天過後,還是會在各種奇怪的地方看到乾得捲起來的鱗片,像阿正落在肩上的頭皮屑,陰魂不散!而且垃圾桶的腥味久久不去,還得刷垃圾桶,更何況,誰知道婆婆會不會真殺?還是只在一旁技術指導?
        小姑不想沾腥,說:「大嫂,我幫妳抱妹妹吧!」然後退得遠遠的,妙真謝過。手上輕鬆起來,腰背也挺直了,走到第一攤魚販前看著。
        「漂亮女孩,買我的魚吧!」妙真抬頭看著魚販,奇怪他的英語怎麼有很重的口音?瘦長臉,是西方人沒錯啊!
        「妳是哪裡人?」
        妙真看這有著黑捲髮的帥哥,答:「台灣,你呢?從哪裡來?」
 
        「義大利,西西里島,妳今晚有空嗎?」
        西西里島?拿破崙飲恨的地方,那顆義大利長靴踢到的小石頭…妙真搖搖頭,這?這太離譜了吧?招攬客戶有需要這樣嗎?她抬頭看這個高大英俊的義大利人,大概只有二十多歲吧?怎麼來賣魚呢?
        「真的,妳是今天我看過最漂亮的女孩,晚上一起去酒吧聊天好不好?」
        被人恭維的感覺真好,不管是真是假,妙真笑彎了眼,義大利人確實很浪漫,那個有著羅馬古城、情定威尼斯的國家!賣完魚就去酒吧,充分享受人生。
        「我叫勞倫斯,妳呢?要什麼魚?全部免費!」
        「是嗎?」妙真覺得好笑,漂亮小姐誰會來買魚呢?來的都是太太吧?不過,難得有艷遇,多享受幾秒的甜言蜜語吧!「你說的喔,免費送魚給我喔!」誰說嬌媚學不來?端看有沒有調情的人而已!
        「那當然,漂亮女孩要什麼都送,要不要這條鱸魚?鱸魚最嫩了,還是紅鰱?」 
        紅魚還是黑魚?妙真不知道,她只喜歡看男人深邃的眼,黑黑的眼睛像漩渦一樣勾引著她…後面抱著小女兒的小姑,不知道什麼時候走近妙真,想把女兒遞過來,妙真只好接過,阿正也正好來了。
        「好了沒?妳還沒選啊?走吧,我已經都買好了!」粗聲粗氣地催著。妙真回到現實,抬頭看勞倫斯,剛剛眼裡俏皮的神色沒了:「對不起,不買了。」 
        「喔,沒事!」勞倫斯也驚訝地看著他眼裡的漂亮女孩一下子變成人妻、人母,尷尬地說。
        夢幻真美啊!妙真轉身離去,臉上訕訕的,好像失去什麼?
        「欸,妳忘了我要送妳的魚了!」勞倫斯提著袋子跟她招手,妙真接過,有點啼笑皆非!第一次有這麼帥的男人送禮物給她,居然是條魚!「很高興認識妳!」
        「我也是。」她再看勞倫斯一眼,在心底幫他照了相。

           
這魚市場真不錯,不過,下次來,記得別和妳的先生或孩子來喔!


創作者介紹

相遇萊特堡

shosha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Jamey
  • 我也去了呀!怎麼沒豔遇呢?可能沒像妳一樣長得特『東<br />
    方』吧?還是孩子跟太多了???<br />
    <br />
    Jamey
  • shoshay
  • 跟妳說了啊<br />
    別帶先生和孩子去<br />
    切記!
  • grace
  • 這篇寫得蠻有趣 但小媳婦也有點小心眼 後半段比較好
  • shoshay
  • 謝謝留言,但是小媳婦已經很可憐了,就讓她有一點小心眼<br />
    吧!
  • Vince
  • 意想不到的結局,妙
  • 小城綾子
  • 原來小媳婦藏在這裡,找了好久哩!<br />
    <br />
    看到小媳婦準備四種早點伺候大家,<br />
    都可以體會她心裡的怨氣了。<br />
    不過小媳婦還是很有風度的呀!<br />
    怨氣沒發作,只往肚裡吞。<br />
    <br />
    可惜艷遇太短暫了。唉!>//<<br />
    <br />
    ﹝真是抱歉,昨天在我的部落格回妳“夕顏”那篇時<br />
    電腦突然當機,然後就無法上線,一切停擺了。<br />
    幸好找人處理後,已恢復正常。﹞<br />
    <br />
    <br />
    <br />
    <br />
    <br />
    <br />
    <br />
    <br />
    <br />
  • shoshay
  • Vince<br />
    什麼時候你來留了言<br />
    我居然沒回<br />
    真是失禮<br />
    這樣的結局 讓小媳婦津津樂道了好幾年<br />
    <br />
    綾子<br />
    艷遇是太短暫了<br />
    有點可惜 可是長了點也改變不了事實<br />
    激情只要一瞬間 就可以記得很久<br />
    <br />
    部落格的舊作就是這樣<br />
    很難讓後來的人看到<br />
    除非讀者努力搜尋<br />
    但是無論如何<br />
    有人喜歡我寫的東西<br />
    是無限的鼓勵<br />
    很讓人開心<br />
    <br />
    妳的文章看起來還沒有很多<br />
    可是好多羨慕人的獎啊<br />
    應該談談得獎經驗<br />
    讓我學習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