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婚 

        文文
一個乾扁四季豆女孩今年二十六長相普通那種看過十次也不會讓人有印象的女孩偉國今年二十九倒是皮膚白皙不高但是配上雜亂的粗硬豎髮像個沒剝殼的白筍他們四季豆配白筍,找不到更好的配料,眼看四季豆更乾扁白筍日漸發福,在一個有月光的晚上… 
        「文文我媽說我的指縫太大會漏財要戴個戒指才會轉運。」 
        「你不是已經戴了一個銀戒了嗎不就是你媽給的嗎?」 
        「對啊可是唉啊妳幫我選一個比較好看的戒指妳戴一個我戴一個好不好?」白筍一向說話吞吐。
        「你有錢啊?」四季豆看著這個認識八年的男友大學就拖拉念了七年不是醫科喔料她四季豆也沒這個本領交上醫科男友現在呢在系上當助教薪水比自己少每次約會還要她補貼一些 
        「我有辦法妳只要幫我選就好了!」
        四季豆笑笑又是跟媽凱油了管他的撈個免費戒指吧!「好啊我有個同事剛結婚她戴了個很好玩的戒指喔一個個小套環套起來的軟戒我想要那種。」
        「那走我們去買。」 
        他們去了一家萬華小巷底白筍媽媽熟識的金飾店訂貨
        一星期後白筍騎機車載四季豆去取貨四季豆戴著漂亮簡單的軟戒心情飛揚起來一會兒拿下戒指變成一條小鍊子一會兒戴拇指腳趾還在耳旁比畫著變成耳環 
        「好好玩喔!」 
        「我們去一個地方許願。」 
        「去哪裡啊?」
        「跟我走就是。」他們跨上機車離開台北市區 
        四季豆環著白筍的腰說:「去哪啊這麼遠!」 
        「快到了!」白筍拍拍四季豆的手 
        他們到了泰山一排老舊的磚房前上了五樓。「這是什麼地方像是住家不是廟啊!」 
        「是我媽一個師父的家。」 
        「什麼師父?」才說完四季豆兩眼瞪得老大那是個像是供奉祖先排位的頂樓只不過規模更大有很多神像香燭味燻得嗆人一縷縷白煙暈成了一片迷霧可是她還是可以看到眼前這五個人白筍的媽媽兩個弟弟和一個妹妹還有一個不認識的老伯應該就是所謂的師父吧她臉色轉青轉頭質問白筍:「怎麼回事他們在這做什麼?」
        白筍推著四季豆:「沒事就是祈福消災嘛!」
        「那要我來幹麻是你的事啊!」四季豆站住不動她得搞清楚狀況
        「好嘛對不起我沒告訴妳這戒指是給我們訂婚的…」 
        「什麼訂婚我父母都不知情簡直是騙婚嘛!」四季豆腦筋還算正常。 
        「對不起嘛當然會正式訂婚現在只是幫我消漏財運嘛我抝不過我媽跟她做做樣子就好!」白筍繼續吞吐。
        「我不要在這種地方好奇怪!」 
        「人清明怕什麼鬼神呢只是跟我媽她老人家說不清好嘛…」
        四季豆看看白筍又看看那羣正在等她的人和他們對峙了幾分鐘喪氣起來!天底下怎麼有這麼多奇怪的人呢可是來都來了她已經騎虎難下只好跟著白筍走過去反正話說回來重要到被人騙婚聽起來好像也不差
        「顧媽媽好…」
        「文文啊妳來了拿香吧跟著師父拜吉時要過了!」
        一羣人東拜西拜叩頭再叩頭然後師父畫符燒符端了碗香灰水給她和白筍喝四季豆看白筍只是沾一下就跟著也沾一口鬧劇終於結束後等四季豆回過神來已經在白筍的機車上:「他們呢?」


創作者介紹

相遇萊特堡

shosha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