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妳說我媽他們啊?他們坐計程車回去了。妳還在生氣啊?別想太多,只是給他們老人家安心而已,不用在意,婚事還是會照辦的。」
        「你跟我求過婚了嗎?」
        「嘿…」
        「你說的啊,規矩還是照來!」 
        白筍嘻嘻哈哈賴過,沒下跪也沒鮮花,四季豆安靜下來,沒心情再鬧,就要結婚了嗎?

婚戒
 

        軟戒給媽看到了,四季豆的媽媽問:「就這個戒指啊?怎麼沒帶妳去買其他首飾呢?」
        「偉國又沒錢。」
        「那他媽呢?要娶媳婦這麼簡單啊?別說她不懂禮數喔,她自己也是台灣人喔!叫她兒子去跟她說!」婆婆媽媽開始排開陣式了!
        四季豆要白筍去問他媽媽,白筍吞吐了一個月,婚期快到了,四季豆媽媽把白筍找去,拿出一條二兩重的粗項鍊和一大枚戒指:「跟你媽說,我已經幫你把項鍊和戒指都買好了,她也該帶文文去買首飾了,不然訂婚當天戴什麼呢?」
        隔了幾天,白筍媽媽總算要帶四季豆去買首飾了,四季豆媽媽交代:「要選手鐲,不要手鍊;項鍊要粗一點才看得到,懂嗎?」四季豆點頭。
        又去了萬華那家金飾店,四季豆沒看到喜歡的排鑽戒指,有點心慌,不知道該選哪一個?白筍媽媽珊珊來遲,矮胖的身體擠過她面前,在櫃檯前跟老闆喊:「林老闆,妳先幫她量手腕吧!看看多粗?」四季豆尷尬地抬起自己瘦扁的手,這手戴什麼都難看!又瘦又黑!真希望一下子變粗一點!
        「三寸四。」老闆說。
        「我看,哪有三寸四?妳幫她量得太鬆了!四也不好聽,三寸三好了!」
        「阿鳳啊,這手鍊沒人戴那麼緊的,不好看!」
        「就三寸三,還很鬆呢!文文妳看這個花色好不好?」
        四季豆看看那條細小的鍊子,媽媽交代的手鐲要不到了…「我喜歡這條。」她指著一條比較粗的鍊子。
        「那條太粗俗了,妳瘦,秀氣一點的好。」
        四季豆咬著嘴唇沒吭聲。 
        「項鍊呢?這條吧!文文妳看,妳瘦小,戴粗的不好看,這條細線型,還有顆珍珠,平常也能戴。像我結婚這條項鍊啊,大得像金牌一樣,不實用!」四季豆看著鏡子裡自己細瘦的脖子,沒有哪個時候,像現在這樣恨自己這麼瘦! 
        「要不要配對的耳環呢?垂下來的珍珠耳環,很漂亮呢?」胖老闆問。四季豆看得癡了,她最喜歡珍珠了! 
        「不用了!文文,妳沒耳洞吧?沒耳洞就不用純金耳環,貴死了!我女兒幼稚園跳舞表演的時候啊,我就傻傻地買了一副純金耳環給她戴,結果掉了!因為她沒耳洞,用夾的,好可惜啊!那夜市賣的耳環跟真的一樣,又便宜!文文妳去夜市買,反正用夾的,掉了也不會心疼,我會出錢!再說,結婚那天,誰會想到新娘的耳環是假的呢!」白筍媽媽笑得臉上的肉都抖起來,胖老闆也尷尬地陪笑:「對啊,說的也是!」
        四季豆看白筍,這個沒錢又想結婚的男友,能怎樣呢?逼死也沒用!反正這些都是身外之物吧!她轉頭看著這個未來的婆婆,手腕上兩個金手鐲碰得鐺鐺響,耳朵戴著垂得長長的蝴蝶耳環,把耳洞拉塌出一個大洞,口沫橫飛地推銷便宜的戒指給她:一顆玫瑰紅石,會反射出十字光芒的戒指,算了吧,隨便!
        四季豆有些沮喪,和白筍媽媽交手兩回合,好像都敗得很慘!倒是白筍還有點良心,偷偷回去跟老闆把手鍊換成四季豆喜歡的那種。嘿,勝負還很難講喔!

禮成
 

        訂婚前一天,四季豆媽媽忍不住放話:「這些首飾擺出來能看嗎?他們自己不覺得丟臉,我都替他們難看!來的可都是我們這邊的親戚鄰居,會給人見笑,以為妳先跟人跑了!這樣吧,把妳姊妹和我的首飾都放上去充數!」
 
        白筍媽媽知道了,也說:「我的首飾也借妳,可是要記得還喔!還有啊,妳們不用辦嫁妝,我們也不送聘金了,兩免!這包聘金呢?也是做樣子的,記得要還喔!」
        四季豆媽媽氣炸了,還沒成親家就快變仇家啦! 
        當然白筍媽媽也不甘心只有自己這邊在花錢,她說:「這禮數不是只有男方要守的,女方也有需要的禮數。像是女方要準備新床套和被子、新郎身上穿的整套裡裡外外的衣物、所有口袋都要有紅包、還要準備結婚隔天奉茶給夫家親戚吃甜的回禮。回禮其實很簡單,拖鞋毛巾香皂都可以,拖鞋麻煩,有大有小;毛巾大家多的是,就準備香皂吧!親戚鄰居加起來,大概要二十盒吧!」
        四季豆趕快去買了二十盒香皂,兩塊包一起,包了一堆紅色的小山,包完了,白筍媽媽又說:「不吃甜了,舅舅說不用忙了,這樣他們也不用準備回禮,幫妳省事。」 
        四季豆看著那一堆小山,夠她洗五年澡了! 
        訂婚那天,四季豆一大早去美容院化妝梳頭。新娘妝也是有禮數的,妝得化五層。把她黝黑的臉塗成白色,頭髮盤起灑上亮片。回家後穿上粉紅大篷裙,胸衣裡塞進棉花,把四季豆變成肉粽。
        白筍家人帶來首飾,匆匆擺上舖了紅綢緞的茶盤。四季豆覺得奇怪,那怎麼不是她要的手鍊?怎麼變回白筍媽媽選的那條?她問白筍,白筍吞吐說,真的嗎?我忘了!
        四季豆拉拉往上蹭的豐胸,變不成肉粽、水蜜桃,想要嫁人其實都很難。白筍多少還爽口,不然,你想怎樣呢?
        乾扁四季豆炒筍片,上菜吧!


shosha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