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美國留學前,公公拉著一向揮霍成性的傑告誡:「學學隔壁蔣伯伯的兒子吧,人家到了美國以後,多省啊!罐頭吃完了,湯汁還留下來泡飯呢!」我們當時只覺得,省就省嘛,也用不著這麼離譜!沒想到一年後的我們,省得連西瓜皮都炒來吃,還拿出來宴客呢!

那罐頭呢?嘿,什麼蔣伯伯的兒子,簡直奢侈啊,還捨得吃罐頭!殊不知凡是東方食品,都得到特別的東方超市才買得到。我們偶而買個新東陽罐頭,都是兩個人分兩餐省著吃,最後還要用飯菜抹乾淨,而素有“抹布舌頭”神功的傑,還會慎重地用舌頭再抹一遍,才依依不捨地丟掉。甚至到朋友家作客,也忍不住技癢,害我得又使眼色又踹腳地快速制止。即便如此,彎腰撿地上食物吃的奇景,還是被廣為流傳著。

剛來美國時,我們其實還滿正常的。一方面已婚,一方面英文不好,多半是自己做飯,外食只敢去不用講太多話的速食店。偏偏第一次上麥當勞,就被黑女孩兇,嫌我們分不清幾角幾分,給錢給得太慢。於是就能免則免,自己弄飯菜吧。

一天,一對已婚夫婦帶我們去買菜,看到我們買了一把一元美金的蒜苗,笑著說:「上次我也買了一把,被我老公罵“吃銀子啊”!」我們這才比較了一下價錢,喔,蒜苗好像是比其他青菜貴。走到火腿部門,想:自己做漢堡吧,省錢又省事。結果學長看到說:「你們都吃這麼貴的火腿啊!這張折價卷正好給你們。」早就被台幣美金換算得暈頭轉向的我們,這下可傻眼了!這算貴嗎?怎麼知道呢?難不成真要帶計算機買菜啊?

原來,細心的美國人早就為顧客想好了。把每一樣東西的基價都換算好,寫在標籤上。所以,同樣是火腿,各種牌子、各種重量的包裝,都有明確的基價算好寫在旁邊。學長夫婦呢?總是一眼掃到最便宜的買,看我們一下子花了八十多元美金,都不敢恭維。於是,回家後趕緊拿著超市的廣告單惡補一番,隔週買菜時,我們也加入精打細算族,不再花超過美金二十元。記得美國影集裡,皮夾被一大疊折價卷擠爆的情節嗎?這可真不是笑話喔!

可是,人都有口腹之慾,沒收入只能坐吃山空的留學生怎麼辦呢?尤其像我們已婚,實在沒臉跟家裡要錢,只好耳聰目明,多注意週遭朋友的談話咯…

「你知道嗎?昨天我們發現公寓附近有韭菜,高興地拿剪刀去剪了一大把回來炒蛋吃,吃完了又忍不住再去剪了一大把!」一個大陸同胞說。

我和傑也不管什麼統獨問題,不但豎起耳朵,眼睛都瞪直了!馬上靠過去用儘可能捲舌的國語問:「在哪裡?」

大陸同胞一楞,說:「就在河邊唄,你去了就知道。」

「長什麼樣子?」那個笨蛋!不知道就算了吧,還問!

「跟雜草很像,不過,你就拔起來聞唄!」我趕緊拉著傑稱謝離去,就是嘛,再不知道,吃了就知道了,真是!

不過,這也難怪,如果你也像我們一樣,來到這個買不到任何中國青菜水果的紅番區三年,包準你聽到韭菜時也會跟我們一樣,口水和眼淚都要流出來了,搞不好,看到時連樣子也認不出來呢!

當天,顧不得美國人異樣的眼光,帶著塑膠袋和剪刀就往目的地出發。哇,還真是滿地都是!不知情的美國工人都當草除掉,實在可惜!我們快手快腳地剪了兩大袋回去,滿車滿手都是香香的韭菜味。回到家,韭菜炒蛋、炒牛肉絲、煮麵,大快朵頤了一番。閉上眼睛,還聞到以後日子裡,享用不盡的韭菜水餃、韭菜盒子,真是幸福啊!

說也奇怪,常注意草地上有沒有韭菜的結果,居然激發出動物尋食的本能。一天,在住了快一年的公寓前,竟然發現門口那棵大樹原來是桑椹樹,紅的紫的滿樹滿地都是…哇!這可是現成的水果呢!邊摘邊吃,再衝回家拿了便當盒滿滿地裝了一盒,洗掉塵土,張口要吃才突然想到,泡泡水吧,不是都說水果青菜得泡個三十分鐘才能殺菌嗎?耐心等一下吧!等時間到了,拿起便當盒一看,上面浮了一層滿滿的像灰塵一樣的小蟲,天啊!不知道已經吃多少下去了?噁心之餘,反手全倒進絞碎機裡,肚子裡的大腸小腸也忍不住隨著機器攪拌起來…

即使如此,入秋時分,看到老墨太太拿著大袋子滿地撿東西,還是好奇地走過去看,原來是核桃哪!怎麼吃呢?唉,反正免費,撿一袋回去再說吧。愛吃核果類的傑一到家,馬上拿出老虎鉗夾破殼直接吃,雖然得像挑骨頭似地挑掉碎殼,看在免費又新鮮的份上,還是夾吧!只是夾得客廳硬殼亂飛,活像個家庭工廠。最恐怖的莫過於,傑居然打電話回台灣炫耀,向我婆婆承諾,下次回台灣時帶一大袋回去,氣得我當場罷工抗議。

等春天吧,大家都說春天有竹筍呢!在哪裡呢?竹子是不少,可都是別人家的圍牆啊!公園呢?是啊,對面公園和高爾夫球場的交界處正是一大片竹林!傑長袖長褲穿戴整齊,留當時已懷孕的我在外面把風,自己鑽進去尋寶了!不一會,就聽到他大嗓門旁若無人的歡呼,而且一根根竹筍往外丟,我快手快腳地撿,惹得我也興奮地走進竹林找漏網之魚。我們採的是劍竹筍,簡單的很,只要看到地上有冒出來的竹筍,用手折下來便是。雖然剝殼之後只剩細細短短不過兩根手指的寬度,吃起來又澀地不用刷牙,可是,這可是新鮮又免費的竹筍哪!竹筍炒肉絲、筍片排骨湯,著實讓我在懷孕期間解了不少饞!否則,沒錢又懷孕,對孕婦來說,還真是可憐呢!

記得那時想喝養樂多想瘋了!忍痛到東方超市買了三瓶沒貼標籤的韓國製養樂多,到底多少錢呢?傑大方地說:「沒關係啦,買一次看看吧!」結帳時美金三塊錢!嚇死人哪!一小瓶要台幣三十五元哪!我內疚地喝不下去,傑也絕口不再提。等到爸媽要來幫我坐月子時,特別問我想吃什麼?我說養樂多。爸媽大笑,帶那便宜的東西做什麼?湯湯水水的,又會壞掉,下次回來想喝多少就喝多少吧!我只好吞吞口水,嚥下這見不得人的心願。

靠海的德州,其實有不少好東西。春天海邊的沙灘上,用腳踩就能踩到巴掌大的蚌殼;早點睡,隔天清晨起來,還可以到岩岸的長堤上釣魚,三秒鐘一條的天使魚,釣到不想釣;八月呢?帶些腥臭的雞脖子,就可以在長堤上前人留下的釣蟹網內,引誘螃蟹;帶個洗菜盆來到清澈的小溪畔,就可以看見溪裡滿是活生生的蛤…

陪著攻讀生物博士的傑來到美國伴讀八年,原本想趁機遊山玩水的夢想,不知何時已自動消失,潛移默化成逐食出遊︰去海邊,是為了釣魚或螃蟹,不是看夕陽或撿貝殼;去大城休士頓,不是為了太空總署,而是為了那裡的“頂好廣場”…離鄉背井,真正揮之不去的是,讓人牽腸掛肚的“台灣小吃”啊!

(發表於台灣日報)

 

 

 


創作者介紹

相遇萊特堡

shosha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Jamey
  • 真倒楣!凡是第一次遇到的結帳員是黑人〈尤其是女的〉態<br />
    度都很差!就像我第一次考駕照筆試一樣!還是選擇原諒<br />
    她吧,因為她們的素質都不高!<br />
    <br />
    Jamey
  • shoshay
  • 我實在很不想有種族偏見, 畢竟這是個敏感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