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嗎我喝一口就好我不喜歡苦的咖啡。」
        程把杯子遞過去凌兩手抱著杯子取暖雖然是盛夏可是在開著冷氣的店裡手腳都會冰起來 
        「好香!」 
        「喝喝看啊!」
        杯口有程喝過的痕跡凌稍稍轉了一下杯子。「不甜你怎麼不多加點糖呢?」
        「那就沒有咖啡味了。」其他女同事都過來了,圍著程坐下。凌看著程喝著剛剛自己碰過的杯緣,不禁抿了一下咖啡的熱氣和從窗口進來的陽光把牆上的影子薰地模糊起來太陽在身後繼續加溫,程是個很有女人緣的男人。 
        下班的時候,程追出來說,自己還得加班,問凌要不要一起去吃個東西?凌看著跑得氣喘吁吁的程,說好啊。凌叫了月見冰,她總是喜歡嚐試奇怪的東西,月見原來只是加了蛋黃的煉乳清冰;程吃著他的青蛙下蛋,很可笑的冰點名字。他是外文系畢業,早早就考了高分托福,想要出國唸影劇。凌也想過出國,不過不是唸那麼奇怪、好像只是富家子弟玩玩的系,也許,程也不是她命裡的人吧! 
        日子還是像鑲了金邊一樣讓人雀躍。程大她四歲,家裡只有兄弟,對凌於是小心翼翼。偶爾凌生病,程總是中午的時候逼著,騎摩托車載她去看醫生。
        三月到了,蕙請大家去她租的公寓,說要替凌慶生。凌習慣安靜,熱鬧場合就會讓她不習慣,所以二十多年的生日總是在家度過。可是蕙說,大家都會去,主角怎麼可以不出現呢?凌只好答應,並說會自己帶蛋糕來,要大家不要麻煩。 
        下班時,程在樓下等她。
        「上車吧,我載妳。」
        「我還得去買蛋糕,你先走吧。」 
        「去哪買?我載妳,不然妳要遲到了。」 
        「就去對面的甜甜圈,我已經看上他們的黑森林蛋糕了。」
        「哇!我最喜歡巧克力蛋糕了,走吧!」
        程兩手插在西裝褲裡,陪凌走地下道,那地下道其實挺可怕的,常積水,而且會有流浪漢在那裡行乞。凌很少走,寧可衝鋒陷陣地過馬路,現在有程陪著,凌放慢腳步,居然有不少小攤販在賣東西!有個賣埃及紙草紙的畫攤,程也停下來。
        「嘿,好特別喔,金字塔裡的畫像耶!」
        「是啊…」凌看著一張女生的側面像。
        「我送妳吧,妳的生日!」程拿起來,付了錢,交到凌手裡,快得讓人來不及拒絕。
        「謝謝了。」
        提著蛋糕到蕙的公寓時,大家都到齊了。其實只有女同事來,程是唯一的男同事,其他男生是女同事們的男友。大助理的男友是從美國留學回來的,嗓門特別大,引人注目。蕙拿出一袋蠟燭,嚷著說,幫幫忙吧,這麼多,插到什麼時候啊?
        「插哪裡啊?」大助理的男友很流氣地問,凌別過臉去,剛好看到程也在搖頭。
        許願了,凌在心裡說著年年如一的願望,然後吹熄了蠟燭,二十六支蠟燭,抬頭時,看見程抱著滿手的紅玫瑰過來。
        「親一個吧!」蕙說。
        凌尷尬地站著,程過來,在她右頰上輕輕一吻,鬍渣和唇的印記。 
        以為日子可能因此會有變化了,可是其實還只是辦公室的師徒關係。程並沒有送她回家,只是載她去站牌,陪她等公車。凌側坐在程身後,扶著機車椅背。 
        「妳可以抓我的皮帶,比較安全。」她把手放上程的皮帶,微彎著腰,讓程的背幫她擋風。紅玫瑰的酒香醉人,何苦還自尋煩惱?今朝有酒今朝醉吧!
        又過了幾天,電腦室沒人,程看著電腦螢幕問:「妳去過澎湖嗎?要不要一起去玩?」凌心裡砰了一下。
        想著還沒在外面住過夜呢!更何況一下子就是單獨和男生嗎也不知道怎麼回事蕙一進來凌就說:「程邀我們一起去澎湖玩呢妳去不去?」
        「當然去咯!」
        一下子全部門的女同事都要去了大家興奮地計畫買機票訂旅館的事程等了個無人的空檔對她埋怨:「我沒說要大家一起去啊妳怎麼說出去了那妳去嗎?」
        「還不知道但是你記得帶珊瑚給我。」 
        程看著她許久走出了電腦室
        凌想他們之間應該是結束了
        澎湖之行結束後程帶給她一個白色的珊瑚蕙說怎麼要脅他都不給說是要送妳的
        「妳就在那裡自己撿就好了啊!」程說。
        「可是只有你那個是白色的其他都是紅色的!」
        凌收下了白珊瑚沒多久就聽說程有了女朋友回家路上認識的還在唸大學的小女生後來程走了換了工作凌也辭職出國莊又回去獨攬加拿大地區的業務送凌一瓶出差時買回來的香水
 

            有些人是真實的有些人虛幻如過影;有些事,在不經意的時候,已經離得好遠…  


創作者介紹

相遇萊特堡

shosha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依辰(怡辰)
  • 我有一個問題想問妳:在妳的首頁上,有一張照片,只有照<br />
    到一個女生的眼睛和鼻子而已,請問,那照片中的女人是妳<br />
    嗎?<br />
    怡辰(依辰)
  • shoshay
  • 是我沒錯,只是,那是十四年前的眼睛,嗚嗚嗚...
  • 依辰(怡辰)
  • 哦~只有照眼睛而已呀?還是縮小圖?瞞"霧霧的"那時候<br />
    的結婚照片都照霧霧的呀?!是結婚照嗎?(為什麼要"嗚<br />
    嗚嗚"?)加油!
  • shoshay
  • 當然不是只照眼睛,否則不會這麼模糊,這是我從舊照切下<br />
    來的,會嗚是因為覺得自己好像老很多,不敢用近照,懂了<br />
    嗎?小孩子!總有一天你會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