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男人個個身手不凡,舉凡整修房子、車子,到為自己的小孩蓋一座小型遊戲區,全都理所當然地一手包辦。這些看在身為窮留學生,又一向以勤儉著稱的老中眼裡,實在多少得學一點,免得被人覺得過於浪費,甚至才疏學淺。所以,身旁的傑當然不能讓他閒著,叫他去換機油吧!

            首先,為了想省下千斤頂的錢,先把車的一隻腳開上安全島,這樣就較有空間可以鑽到車底。正當傑躺在地上,使勁地把螺絲轉下來時,突然大叫一聲!

「怎麼啦?」我趕緊低頭問。

「被螞蟻咬了!」

「那有什麼關係?小小螞蟻能咬多大口?」

「很癢耶!」

            我沒理他,等他弄好鑽出來後,哇!不得了,腳趾上六七個紅紅的每個紅中間都有一個白點。

「長膿了!」

「怎麼那麼可怕?」這才趕緊拿出從台灣帶來的萬能藥膏–小護士。可他們男生有另一套獨門療法,只見傑拿出一根繡花針,用火烤一烤,馬上要去挑膿包…

「你要做什麼?」真像關公刮骨療傷,讓人不忍卒睹!

「把毒素擠出來,才好的快啊!沒看過武俠小說啊?」

「你怎麼知道那是毒?」

「我看到了啊,那是火螞蟻,全身紅紅的,又大!」

            就這樣,腳被他自己折磨了好幾天,還是奇癢無比,我建議傑去給免費的校醫看。雖然看病是免費的,可是拿藥就要錢了。一小瓶藥,居然要價十九元美金!當然,醫生也很好心地告訴我們,可以買成藥,比較便宜。心想,也該好好慰勞他了,先買再說吧!等拿了藥,再“順道”去藥房一看,哇!成藥一瓶不到五塊錢!怎麼差這麼多?這才真的心疼起來。

            夏去秋來,許多商店都開始有特價活動。當時錙銖必較的我們,常常像趕場似地,一次跑好幾家超市,專買特價品。那次,我們正從一家超市出來,要往另一家超市的路上,聽到火車汽笛聲,好奇心驅使下,我慫恿傑停車看看。下車時,鐵道旁已經擠滿了許多人,我們趕緊找了個好位置,正要向旁邊的人詢問看些什麼時,他老兄又叫了!還兩腳亂踢:

「又被咬了!」

「穿襪子還被咬啊?!」自從上次的慘痛經驗,喜歡穿涼鞋的傑,一定乖乖地穿上襪子。

「不過,我把螞蟻當場打死了,算是報復!」傑得意地說。

            混亂過去了,紀念遊行的火車頭也開過去了,我們繼續買菜。才進超市,傑就飛奔洗手間,說是要以毒攻毒,用尿來沖傷口。這又不曉得是何門妙招了?出來時,武林高手自信滿滿地說:「這次看我的厲害了!」

            正逛菜選菜時,他老兄卻滿頭滿臉地亂抓,我用手推推他:

「欸,不要一直抓好不好?叫你洗頭都不洗!」

「好癢喔!」哇,不得了!脖子、臉、手臂和腳上,看得到的地方都長滿紅點!

「你好像過敏了,都是疹子!」這可好了,今天是星期五,現在都半夜十一點了,醫護室早關門了!

「沒關係,回家吃藥就好。」我說,枉顧人命似地。

誰知,突然敬業起來的傑卻說,得先回學校收實驗的尾巴。到了學校,他老兄的疹子已一個個大到跟旁邊的疹子連在一起,不到半小時,整個人都腫起來,眼皮腫得眼睛都快睜不開了!我突然想到醫護室有24小時免費專線,趕緊打去求救。男護士聽了我的描述,要我們去醫院掛急診,一邊還問有沒有心跳加速、呼吸急促?傑說沒有,否則,救護車就要來了!

            到了醫院,護士小姐一看,就知道是被螞蟻咬了,馬上要傑換上醫院的衣服,躺下來量體溫,然後打針吃藥,觀察是否適合這種藥,情況改善後,再打針吃藥,折騰到半夜一點半。醫生說:「記住,你會對火螞蟻過敏,以後千萬小心,得隨身帶抗過敏藥,有人會越咬越嚴重,最糟糕者,心跳加速、呼吸急促,有生命危險!」扶著一個對老中來說,似乎是稀有動物的火螞蟻過敏人,和一堆無暇細讀的醫藥明細單,總算簽完名後,突然奇怪,那麼多人,為什麼偏偏咬他老兄?莫非對火螞蟻過敏的人,身上也會散發特別吸引火螞蟻的氣味?病人則累得不想理我了!

            第三次跟火螞蟻對上,就換成我當主角了!這天,秋高氣爽,突然想去平常買菜時,會路過的高爾夫球場,場中央有一小片芒草,想剪一些來佈置客廳。那芒草遠看小小的,走近時才知道比人高,我得盡量踮著腳尖剪。正愈剪愈高愈裡面時,腳上像針刺似地,讓我大叫:「火螞蟻!」低頭一看,我正一腳踩進一個螞蟻窩,整窩螞蟻蜂擁而出!令人噁心地頭皮發麻,傑抓著我趕快逃離現場︰

「怎麼辦?藥忘了帶,站著別動,我開車回去拿。」

「我跟你一起去啊!」

「不要啦,我自己開車比較快,而且,妳最好別動!」

            這又是什麼理論?又不是被百步蛇咬到!我知道辯也沒用,只好站在原地等。剛開始還真癢,從來沒這麼癢過,我拼命抓,又不敢抓破,只好腳不停地動,還好,疹子沒擴散,也沒變大,雖然中間也有白色的膿包,卻漸漸不太癢了。等了不知有多久,愛聊天的傑終於到了。

「我要是會過敏,等到現在早完了!」傑抱歉地幫我塗了藥,我則老神在在︰

「下次火螞蟻出來,我可以保護你了!」

                                                  (發表於講義雜誌)


shosha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