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水嘩嘩地沖著落水的螞蟻,我把掉進幾隻螞蟻的泡麵倒掉,這葛瑞格是不是很久沒清理他的廚房了?可是不像他一向給人乾淨清爽的感覺啊!下次找機會抱怨一下!還是…他失戀了?不計形象在停車場彈吉他,其實是他心中傷感的告白?窗外的他,微捲褐髮半掩住瘦削的面頰,突顯出鼻子的高聳和有個凹槽的下顎,水藍的眼睛讓人不想移開視線…他會不會接受我的訪問呢?

        算了吧,我好像花癡喔!泡麵沒吃成,烤牛排吧!懶得預熱烤箱了,直接烤比較快。那,先找誰訪問呢?找自己的台灣同胞嗎?沒有語言隔閡,像模擬演練一樣,比較不會出差錯?牛排的香味很快就出來了,可是一股濃煙也跟著竄出來,頭上的警鈴馬上大作!怎麼回事啊?我熄了烤箱的火,拉開烤箱,整個烤箱裡的白煙全都跑出來!我嚇地關回去。「咚咚咚!」

        「請開門,我是管理員!」我還來不及開門,葛瑞格已經把門打開,手裡一大串鑰匙,他是管理員,當然有所有人的鑰匙。

        「對不起,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

        葛瑞格人高手長,先把警鈴的電池拿掉,止住了尖銳的魔音,然後打開我的烤箱:「妳怎麼沒用烤盤呢?烤東西要用烤盤。」

        「抱歉,我不知道,以為錫箔紙就可以了…」

        「等一下我拿我的烤盤借妳,或是,也可以用微波爐…」葛瑞格轉向我的微波爐,嘴巴張得很大,看我。
 

        「我…是你的螞蟻跑過來了!從插座那裡跑過來的,我正想告訴你…」

        「喔,明天我會叫人來噴除蟲藥,門窗跟電扇先打開,我去拿烤盤給妳。」

        折騰了半天,我終於吃到牛排,明天開始,還是吃三明治吧!

個案一《女,二十五歲,英文學士,台中,台灣》

        我還是先找了曬蘿蔔乾的台灣太太訪問,不出所料,台灣太太是個保守的乖女孩,老公是她第一個也是唯一的戀愛對象,感情乏善可陳,現在正處於衝擊期。看到我時,以為找到了一個自動上門的垃圾桶,還好我的錄音帶即時跳開,半小時到了!「有空歡迎隨時來找我。」我說。給了她美金五元作為受訪所得,她在我的研究紀錄上簽名、填基本資料,送了我一包蘿蔔乾。還不錯,我如獲至寶,可以吃菜埔蛋了!安慰一下可憐的台灣腸胃,而且,還拿到一份有效問卷,只是,對預期的結論沒有幫助。

個案二《女,二十九歲,醫科,湖南,中國》

        大陸同胞是單身,以前是芭蕾舞者,後來學醫,當了婦產科醫生,可是為了來美國,只能屈就念營養系。「分分合合個性不合吧沒交過算正式的愛人!」說話很快很直接沒逗點的對岸同胞答。她也許覺得我的專業很不切實際,不想跟我浪費時間,像很多同胞一樣,總覺得台灣來的女孩很夢幻。我尷尬地笑著,大片沉默在錄音帶裡發酵。「我得走了和馬克約好打
hand ball。」喔,hand ball是什麼啊?好時髦啊!校園裡看到的對岸同胞都會化妝穿絲襪,我低頭看看自己的ㄒ恤短褲,怪不得還沒有男朋友。

        我在研究紀錄裡記上:個性不合分手,正在新的黃金期,總樣本數裡又多了一個有效樣本。不過,到目前為止,樣本都是刻意找來,不是隨機的,這樣的調查不太客觀,教授說,誤差幅度有可能會超過理想的百分之三,所以我決定在系上的公告欄上貼告示:《社會心理學徵求受訪者,半小時五元。自願者請在以下時段簽上大名,訪談地點在總圖外面的長椅上。》我畫了個小圖、釘上圖釘,翻開我的中文小說後,就悠哉地等我的獵物。


創作者介紹

相遇萊特堡

shosha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Vince
  • 這種"隨機"自然也有同樣的誤差.
  • shoshay
  • 隨機的好處是客觀<br />
    非人為誤差<br />
    不會造成假造問卷結果的問題<br />
    所以<br />
    樣本數要夠大<br />
    才能真正將誤差降低
  • Vince
  • 最可靠當然是按統計學來取樣可是更重要的是命題在什麼地方.多重目標<br />
    的研究,難度很大.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