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趴在餐桌上剛離枕的髮凌亂地寫著疲累灰白髮絲不再躲藏大方吞噬了大片領地 

        「
好累。」你說:「睡睡醒醒夢見好久以前的事夢見西班牙…」

        「
昨天我在網上查詢以前在西班牙住的宿舍居然看到照片!」你繼續說:「一點都沒變舊舊的黃色再老也是那個樣子了那個網站只要記得住址就可以看到房子現在的樣子即使不記得沿著街走也可以一棟一棟地找到想找的地方…」你的眼神一點一點地亮起來喝了一口咖啡義大利Bialetti壺蒸餾出來的咖啡很香

        「
妳知道嗎我寫給以前在西班牙的同學她居然回信了可是得了癌症還好現在控制住前幾年也離婚了…」 

        「
我還找到在葡萄牙自助旅行遇到的好人他當時開了一家清潔公司帶我逛市區請我吃飯我上網查照片上貨車的名字他的公司現在是葡萄牙最大的吸塵器進口商上面的相片看起來跟他當年一模一樣我想是他兒子吧他兒子那時跟我差不多大現在滿頭白髮…」綠色眼珠子在暗裡是黑色的。 

        「
以前大學一起修德文的一對夫妻先生現在是德國圖書館的館長太太在學校裡管交換學生的事他們回信給我說還記得我…」

        「
還有一個人類學的朋友每次來我的公寓就對我的祖傳小銅瓶虎視眈眈一直說很罕見耶我真怕哪天被她偷了她發表了好多有關未開發國家的水源污染報告現在住在印度…」

        「
我的歷史教授回信給我了前年我們搬家紙箱沒貼好蓋子被風吹開裡面的大學報告沿路飛記得嗎那份報告給教授評為年度報告可惜不全了我寫email給教授兩年沒收到回音前陣子想也許他不看電腦的吧那麼老了少說也七八十了是不是還活著也不知道所以就寫了一封信寄給他居然收到回信長長兩大頁說是電腦有問題沒收到我發的email還說他沒有留著學生報告的副本很抱歉那麼老了還一個字一個字地回信給記不得的學生我已經很感動了…」

        「
大家都老了好老了妳覺得我也很老嗎怎麼一直在想以前的事呢?」

        「
為什麼從前的朋友都不連絡了為什麼找我的總是客戶或只是要我幫忙沒有純粹只是問候的老朋友?」

        「
今年就是我大學畢業二十五年想回母校看看可是不知道有沒有同學會去好像大家都忙都混得很好沒空只有我在這鄉下地方當賺不了大錢的律師去了也很丟臉吧我還是高中全校選出來最可能成功的人沒人料到我會拖離不了這個小鎮…」

        「
一起出去走走好不好今天不修房子了我好累不想只是工作永遠做不完的工作…」

        「
我想去看看以前住過的公寓學校還有小店…」

        於是我們在天氣異常轉暖的二月
去了一個老舊的社區斑駁的磚牆像老人佈滿斑紋的臉,四周寂靜冷清,一個被人遺忘的地方。我們的車在巷弄反覆來回,迷路了嗎?

        「應該是這棟吧?以前沒上漆的,磚牆好好的,為什麼上漆呢?都不像了…」我過街,蹲下,想幫你和老房子照張相,身後的房子變小,你和老房子並肩站著,彼此打量:「這是我的窗戶吧?我住地下室,只有一個高高的小窗戶可以看到院子,院子以前沒有圍牆啊!看不到裡面了,樹還在,還好…」終於認出對方後,老房子和你默默地凝視對方,窗台上前夜的霜悄悄溶化,一滴滴落到下方微凹的泥地,積水映著房子和一個中年男子…許久,你抬頭,滿意地揮手:「走吧!」結束二十多年來重逢的問候,放下了心裡的牽掛。

        你走出鏡頭,我來不及按下快門,只照到孤獨的房子,變了樣子,讓你差點認不出來的過去。

        車子又繞了房子一圈,你說:「以前我總是從後門出來,走這條坡道去上課,要走半個多小時,走了三年…妳看這家超市還在!」一家擠在許多店舖間的小店,好像雜貨店!「我打工的五金行被買了,翻建成這棟大樓。」大約十層樓高的建築,每扇門都有個陽台,像台北的公寓。「沒錯,都是有錢人在
DC的公寓。」 

        「這棟應該就是法學院吧?有點記不得了,以前都是急著趕進趕出,沒仔細看…有這麼多柱子嗎?」長形兩層樓高的微黃石版建築,有個半圓形的前廊,兩邊各有兩根圓柱。法學院旁停下一部凱迪拉克,下來一位長髮女孩,戴墨鏡、黑色長風衣下踩著細跟長馬靴。「連女孩子都沒變!我們那個年代的女孩都這樣穿,說是品味。」

        進了樓,右邊是詢問中心,沒隔間的辦公桌間放著幾台電腦,給學生自由使用;左邊是散了幾張沙發、桌椅和自動販賣機的休息區。我們走向面前的階梯,下樓。

        「地下室以前是餐廳,來買杯咖啡吧!」現在還是餐廳,只是因為是週末,沒有學生人潮,沒了感覺,像鬧空城記。看著空桌椅,你有些失望,可是又像個想秀房間給客人看的孩子:「帶妳去一家泰國餐廳,我以前常去的,很道地又便宜,我的朋友被我帶去以後都上癮了!」

        車子進了小市區,小吃店密密地排在街道兩旁。「就是這家。」我拍下了在你和方向盤間的小店,招牌在你眉眼下閃光。「喔!」店門的泛黃告示寫著:關門,謝謝大家三十五年來的光顧,二零零四年六月。「唉!」你再次嘆息,沒人有安慰的勇氣。

        「走了吧!」你說。


shosha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0) 人氣()


留言列表 (20)

發表留言
  • Jamey
  • 不知道五、六年後會不會我也變成這樣.......<br />
    難能可貴的是現在還有如此懷舊的好男人<br />
    只要他不突然念起老情人就好!哈!<br />
    <br />
    曾有一位住town house的朋友<br />
    三更半夜有人來敲門<br />
    開門一看.......一對年老情侶<br />
    老太太說:打擾妳了!二十年前我就住這裡,<br />
    後院那棵樹是我種的喔,我可以和它照張相嗎?<br />
    <br />
    黑夜中,朋友在樹下幫老太太照了一張,<br />
    又幫這一對老情侶合照一張。<br />
    <br />
    老先生說:我們得開三小時的車回去,再見啦!<br />
    <br />
    當朋友轉述時,我開始期盼有天也有人來按我的門鈴,<br />
    告訴我哪棵樹、哪叢菊.....是他或她栽的......<br />
  • Vince
  • 到底是妳的文字,還是他的感慨. 看讀起來就覺一股淒涼. 不像是個律師<br />
    的造型
  • shoshay
  • Jamey,<br />
    我跟他說是不是他的過去還艇美好的<br />
    所以讓他懷念<br />
    我呢<br />
    過去慘不忍睹<br />
    再老都不想去回憶<br />
    真希望從來都沒發生過<br />
    但是<br />
    話說回來<br />
    他是不是覺得過去比現在好<br />
    所以讓他念念不忘呢<br />
    老情人?<br />
    當然是佔滿他的回憶囉<br />
    讓我很吃味<br />
    等氣消了 再寫吧<br />
    <br />
    Vince,<br />
    律師不是都冷血的<br />
    但是冷血才賺錢<br />
    所以他才得自己修房子囉<br />
    其實<br />
    法律系嚴格歸類起來<br />
    算是人文<br />
    喜歡語言文字歷史的人<br />
    再加上一點邏輯思路和膽識<br />
    才去念法律<br />
    所以他們書看得多<br />
    城府也是挺深的<br />
    跟理工科的男生很不一樣<br />
    感慨悽涼是我的觀察<br />
    能讓你讀出來<br />
    覺得很高興<br />
    照片裡低頭走過的男子就是他<br />
    有那種滄桑的感覺吧?<br />
  • Vince
  • 是啊<br />
    看妳的文章,有前不見古人後不見來者的感觸<br />
    看了照片,則浮現李後主的獨上西樓的淒涼.<br />
    但是人家是家破人亡,妳們則擁有這麼多有健康,有女兒的.自由度可大.<br />
    當然律師的說法是有點teasing .
  • florahsueh
  • 真巧,昨天也正和我先生討論這個問題。<br />
    我們坐在客廳,兩張對看著充滿問號的臉。<br />
    <br />
    「為什麼從前的朋友都不連絡了?<br />
    為什麼找我的總是客戶?或只是要我幫忙?<br />
    沒有純粹只是問候的老朋友?」<br />
    <br />
    人忙碌、疏離、冷峻、漠不關心。<br />
    各人生活的沉重擔子,我想是原因。<br />
    <br />
    對於那關了的泰國餐廳,唉,我也不禁長嘆。<br />
    <br />
    p.s. 原來Vince也是你這兒的讀友。<br />
    Vince先生,何時也開一家部落格讓我們觀光啊?<br />
    <br />
    p.p.s. 有誰知道洛小邪同學近況?<br />
    <br />
    <br />
  • susanwu
  • 讀起來有點淡淡的哀愁<br />
    <br />
    我一直都在問自己<br />
    是不是很差勁的朋友<br />
    因為一開始工作之後<br />
    真的好像都沒時間去找以前的朋友了<br />
    而且就算見面了<br />
    反而不知道該講什麼 :(<br />
    好想回到以前阿~
  • winwangee
  • 「從前的朋友都不連絡了」<br />
    就自己主動連絡嘍<br />
    這週三回娘家陪母親回診<br />
    之後打個電話給大學同學<br />
    結果同學是放著讓飯菜涼了<br />
    她說「哇,有二十年沒見了,吃飯的事放一邊,先說話要緊。」<br />
    原先還擔心她電話改號<br />
    幸好試了就通<br />
    談起從前種種<br />
    直覺自己好像又回到那年輕時候<br />
    真好<br />
    <br />
    TO:florahsueh<br />
    小邪一切都好<br />
    最近幫著她家爸爸進行business<br />
    可能忙了些<br />
    <br />
    〈小邪,不會介意我代回答吧〉<br />
  • Vince
  • to: florahsueh<br />
    是前夫前妻的故事,自己不請自來.想不到罷工了.其有小邪,後有小雪.看<br />
    起來我最好躲起來.
  • shoshay
  • 沒想到寫這樣的題材可以把許多潛水朋友抓上來<br />
    可惜這篇得撤下了<br />
    想看的應該都看過了吧<br />
    <br />
    依一<br />
    男生不是喜歡打電話的動物<br />
    我逼了半天<br />
    讓他打電話寫email給老同學老朋友<br />
    結果留了話沒人回<br />
    原因不明<br />
    我也不忍要他再打一次<br />
    男生好像不能感性<br />
    好像示弱一樣<br />
    真是可憐<br />
    <br />
    Vince<br />
    原來是前妻前夫的故事吸引你<br />
    故事沒罷工<br />
    只是進展緩慢<br />
    加上以為沒人要看了<br />
    本來想把blog都停了呢<br />
    特別歡迎不請自來的朋友<br />
    <br />
    小皮<br />
    朋友一沒連絡<br />
    就越來越懶了<br />
    可是對女生來說<br />
    打個電話<br />
    好像很容易就抓回感覺<br />
    相對的<br />
    男生就難了<br />
    我和凱有各自的朋友<br />
    想要幫他連絡朋友感情 卻完全使不上力<br />
    <br />
    芙<br />
    很高興你也來我這<br />
    妳的"溫情波特藍"我已經等好久了<br />
    趕快繼續吧<br />
    <br />
    <br />
    <br />
    <br />
    <br />
  • 芙
  • 謝謝winwangee。<br />
    <br />
    Vince你還是別躲起來,你這樣的讀友不錯啊。<br />
    <br />
    shoshay,謝謝借你的版面用。<br />
    想必你要撤下本文的原因是另有高中?<br />
    恭喜。這樣的散文報社喜歡用的。<br />
    我可沒忘記要讀溫情波特蘭的讀友們。<br />
    只是最近溫清種子發芽慢,大半是理性的殺蟲劑給滅了。<br />
    大哥將要來我們這兒住幾日。<br />
    我也得給他一些交代。無奈,怎是忙一字了得。
  • 中年的危機是 <br />
    在日常的瑣碎中<br />
    很多都被遺忘<br />
    在不得不中 被推著往前走<br />
    想留的沒有留<br />
    想記的來不及<br />
    匆匆復匆匆<br />
    孩子 先生 房子<br />
    已褪去熱情的愛<br />
    讓人想找另一份愛彌補<br />
    <br />
    <br />
  • Vince
  • 這點妳是多心了,有些人比較善感,就像曹雪芹一樣懷舊.尤其是看人事淍<br />
    零,更是不能自已.更加看到自己的白髮,猛然驚覺得青春的消逝,心理會不<br />
    自覺陷入低潮.<br />
    在這關頭,妳最重要的是自求多福.快樂是有傳染性的,就像情緒不佳有傳<br />
    染性一樣.把自己鎖在愁雲慘霧的氣氛裏,可浪費了人生呢!<br />
    <br />
    TO: florahsueh<br />
    怎麼妳家兩位也發同樣的問題?人生本來就是一直在變的. 想想,如果一成<br />
    不變,那不煩死才怪.
  • Vince
  • "只有我在這鄉下地方當賺不了大錢的律師,去了也很丟臉吧?"<br />
    其實丟不丟臉,只存在自己的心中.生活怎麼過,是個人的.不是別人的責<br />
    任,也不必替別人負責.別人怎麼生活,是他們的事.也不須要我們去煩惱.<br />
    有人志在賺錢,有志在出人頭地,有人志在充實的生活.走的路各不同.<br />
    最重要的,是要瞭解自己要的是什麼.<br />
    <br />
  • susanwu
  • 秀雪姨<br />
    可能別人是打電話就可以找回以往的感覺<br />
    但我剛好就不是 :P<br />
    所以我也不太敢打<br />
    我可以體會凱的感受...
  • shoshay
  • 芙<br />
    要撤下的原因不是另有高中<br />
    我的文章一直都不得報社的青睞<br />
    繼續寫是因為不知道要做什麼<br />
    至於這篇要撤下<br />
    是因為涉及個人隱私<br />
    被抗議了<br />
    <br />
    Vince<br />
    你說的我完全贊同<br />
    可是在死胡同裡的人<br />
    時好時壞<br />
    怎麼樣也走不出來<br />
    我想得自己想通<br />
    別人要說的他都懂<br />
    只是放不掉<br />
    我想理想太高 又驚覺沒多少歲月達成<br />
    很失落吧<br />
    不是年輕人還有大把光陰當本錢可以理解的<br />
    也許過了這段調適期<br />
    跟時間投降後<br />
    放低標準 不求太多 就沒事了<br />
    <br />
    小皮<br />
    凱就是那樣<br />
    打了電話很後悔<br />
    覺得別人當他是傻子<br />
    又氣自己怎麼同齡的老朋友沒有相同的感覺呢<br />
    很孤單吧<br />
    <br />
    沒留下名字的朋友<br />
    這種時候是很多人做大改變的起因<br />
    可能後半輩子因此變好<br />
    也可能更辛苦<br />
    小心了<br />
    得擅用中年智慧<br />
    <br />
    我想 跟凱商量<br />
    等大家討論完了 就撤下這篇吧<br />
  • Vince
  • 沒錯,就是這個所謂"理想"在作怪.<br />
    妳說的,我很了解.這種毛病常發生在"好孩子"的身上.<br />
    說真的,如果認為人生有一個非達到的目標,沒達到,就覺得是個失敗.那就<br />
    完全真正的失敗了.<br />
    不是說,生命就是過程嗎?因為很明顯的,生命的終極目標就是一個死字.不<br />
    能享受這過程的人,再多達成的理想,也不能帶到墳墓裏.我覺得那才是真<br />
    正的失敗.<br />
    失去青春,失去健康,都是早晚會發生的.也不只發生在一個人身上.所有在<br />
    這世上生活過的人,都要經歷過的.這麼公平的,又怎能抱怨呢?
  • shoshay
  • Vince<br />
    對啊<br />
    可是聽你這麼一說<br />
    我反到覺得無奈<br />
    每個人都要面臨死亡<br />
    這是個總會讓我逃避的話題<br />
    還是及時行樂吧<br />
    好好的活下去<br />
    別浪費時間想太多了
  • Vince
  • "我的文章一直都不得報社的青睞", 我是不懂文學出版的市場.以前報社<br />
    掌握著作家的命門.現在網路的興起,完全改變這局勢最近襾個網路文學出<br />
    版了熱滾滾的.草莓的書才出了二十天就三版了.這方面 芙 有不少點子.<br />
    不要往窄門走呢.
  • shoshay
  • Vince<br />
    芙的策略我看了 可是也不知道怎樣<br />
    你看我的人氣就是這麼不起眼<br />
    叫人灰心<br />
    只好安慰自己 寫作主要目的在自娛<br />
    <br />
  • Vince
  • 我看了一些布垃格,覺得有些人氣好,是與人有關係.有些人氣好是與內容<br />
    有關係.絕大部分都不好.妳跟一些妳的好朋友的文筆,都很不錯.屬於佼佼者.<br />
    能不能成功,要看很多的方面.最重要的還是在於發揮個人的特點,能夠引<br />
    發別人的興趣.<br />
    在這後一點,我想無可避免的發展,是利用網路的特性,加上聲光色等形形<br />
    色色工具造成引人的氣芬,把讀者無形帶進妳的文章裏也就是多媒體化.<br />
    芙的策略是指經營方式- traffic marke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