凱知道新災難後挖得更賣力:「欸,才埋一呎啊!」土溝裡埋著舊式的黑鐵管。「不是新式的塑膠管,冬天不會結冰嗎?真是奇蹟。」我循聲過來,也拿起鏟子幫忙善後。鐵管旁還有一個管子,裡面是電線,然後通到一個用圓鐵蓋蓋起來的井水口。

        「還好,不算累,賺了五百元了!妳有沒有聽過一個笑話:有個律師看到水電工開的帳單說,有沒有搞錯?怎麼收費比我還高?水電工答,沒錯,我非常了解你的痛,因為我以前也是律師!」

        我看著這個還笑得出來的凱,黃土滿身,天黑了,下起細雨來,我們進屋。凱撬開天花板,露出粉紅色的格熱棉,然後上樓,切開地毯,敲掉地毯下的黑塑膠地板,確定是熱水管在滴水,關了熱水,在樓下洗手台鋪上抹布接水,天花板的漏水從小水柱到斷線的水滴,再到凝結著掉不下來的水漬,問題總算慢慢在減輕。
 

        那麼水電工收費有多高呢?隔天看到已經挖好管線,露出井水蓋的水電工說:「看來是井水裡的幫浦活塞壞了,得換掉。」

        「活塞要多少錢呢?」

        「活塞不貴,二十幾元,可是從井底拉上活塞要三百七十五元,因為需要特殊的工具,而且妳看,你們的井構造奇特…真是老古董了!」

        我戰戰兢兢看著那個百丈黑洞,開關電線一堆,深怕眼鏡突然掉下去不見:「好吧!」還是那一句:該花的錢跑不掉。

        工人大概花了一小時拉出百呎長的水管,繞了半個院子,像一條恐怖的大黑蛇,黑蛇尾端連著活塞和幫浦。

        「幫浦是
1992年的,十四年了,看起來還好,可是一般只保用五年,能用到十年運氣算好了,你們用了十四年!要不要乾脆換掉呢?反正已經拉上來了,要不,運氣背一點,一個月後壞了,要換時又要再花一次工錢喔!」再怎麼誠懇的工人,這時候看起來,都讓人想給他一拳!

        「到現在我們得付多少錢了?」

        「四百多元吧,幫浦一個好的要七百元,妳考慮看看。」

        我打電話問凱,上班的人一定很怕接到家裡的電話,因為總不會是好事。

        「看樣子我們是沒運氣賭了,問一下次級一點的幫浦要多少?」

        工人興趣缺缺地答:「次級啊?半價,可是是塑膠做的,沒有保障。」

        「好一點的有什麼保障?」
 

        「一年工廠保證,一年我們公司擔保,如果妳再繳二十五元,寄回購買證明,可以再加三年,總共是五年保證。」

        「才五年?我以為最好的會至少有十年!比我們這個舊牌子還差嗎?」

        「兩個牌子都是最好的…」

        我開始信心動搖,舊幫浦雖然有點鏽,可是也辛苦工作了十四年,換掉會比較好嗎?我又打了一次電話給凱。

        「還是換好一點的吧,我們不是有賭運的人,至少五年內不會有事。唉,這水電工怎樣也要把沒賺到的五百塊賺回來。」這律師遇到水電工,看來只能棄械投降!

        兩個小時,水電工賺了一千二百美金,我們賺得短暫心安,該轉行了嗎?為時已晚,叫兒子去開水電行吧!


創作者介紹

相遇萊特堡

shosha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3) 人氣()


留言列表 (13)

發表留言
  • Vince
  • 是換對了,老的遲早會壞-三五年內. 因為電刷一直在磨損.到時候恐怕要<br />
    加倍了.而且效率愈來愈低.其實只要換電刷就行.像汽車的發電器類似.<br />
    <br />
    凱的幽默感高竿
  • Vince
  • 像是公路上搶劫, 白瞪眼.
  • shoshay
  • 新換的幫浦吵聲驚人<br />
    水管還會滴水<br />
    我這次狠心找回工人來修<br />
    免費<br />
    算是討回一點公道
  • Vince
  • 妳有沒有洩露凱是律師給工人?
  • shoshay
  • 沒有<br />
    為什麼?<br />
    通常工人知道以後 收費會自動調高
  • Vince
  • 哈哈,真可憐<br />
    <br />
    我指的是當新幫浦有問題的時候.不小心的提到.<br />
    <br />
  • shoshay
  • 當時我已經鐵了心決不付錢<br />
    其實對美國服務還是深具信心<br />
    所以就靜觀其變<br />
    結果 工人修好以後<br />
    再三道歉 並說歡迎有問題再打電話來<br />
    算是還有天良<br />
  • natumicat
  • dear 雪<br />
    <br />
    進了妳的部落格<br />
    才知道我家又來了個大人物<br />
    真謝謝網路這玩意兒<br />
    呵呵<br />
    待會兒要寫小說<br />
    所以妳的作品我只瀏覽了一下下<br />
    改天一定抽空仔細拜讀<br />
    就醬<br />
    <br />
    <br />
  • shoshay
  • 大人物<br />
    真是開玩笑了<br />
    妳才是鳳凰文學賽的紅人呢<br />
    不過<br />
    妳的創作力驚人<br />
    我只跟上一篇的進度<br />
    佩服了
  • natumicat
  • dear 雪<br />
    鳳凰...文學賽?<br />
    是商周那個嗎?<br />
    哦哦<br />
    好糗哦,那件事,搞了個大烏龍。<br />
    我也覺得我最近文思泉湧耶,呵呵。
  • shoshay
  • 就是商周那個啊<br />
    其實 我們都被擺了大烏龍<br />
    當時有訪客說<br />
    "讀者的取向好像跟評審差很多喔"<br />
    "他們根本不會出書了啦<br />
    別傻等了"<br />
    結果 真的都應驗了<br />
    好像內線在講話<br />
    非常詭異
  • 女兒
  • 嗯嗯<br />
    原來係這樣啊<br />
    我其實半途就落跑了啦<br />
    知道自己字數超過太多<br />
    後來還是小邪媚兒我<br />
    告訴我有烏龍我才知道滴<br />
    ...生平第一次參加文學獎說<br />
    呵呵<br />
  • shoshay
  • 詳情如何我倒是不知<br />
    當時還不認識小邪<br />
    自己也沒有部落格<br />
    所以不怎麼活躍<br />
    想想<br />
    也過好久了<br />
    若不是那個文學獎<br />
    也不會寫長篇呢<br />
    那是我第一部長篇<br />
    也是目前僅有的一部<br />
    跟你比 差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