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從冰箱上層的冷凍櫃拿出一個塑膠袋包著的食物打開裡面的報紙是一個黃銅盒子一個上小學時我和姐姐共用的便當盒長方形二十公分長十公分寬的大便當裝著我和姐姐的中飯每天中午我得從一樓的四年級教室走到三樓六年級姐姐的班上等吃便當為了省一個人的蒸飯費

        黃銅的便當盒經過十多年
已經被撞得凹凹凸凸母親拿著抹布擦掉盒子上冒出的水滴打開左右的扣鐶掀開蓋子裡面有幾條金條和兩個紅色錦囊珠寶店裡放珠寶的喜氣錦囊她拿起其中一個,拉開拉鍊,有著珠寶店名字的紅色塑膠圓盒依然光鮮,圓盒裡有張黃色便條紙寫著我的名字不識字的母親努力描繪出的字有著母親憨厚的神情

        「
這嚨是妳欸妳欸記得否?」

        我看著母親微笑
把語言切換成母親的母語:「欸啊!」時光也切換到黑白照片的歲月第一個戒指刻著小圓文是母親在我十六歲時給的。「每截勒查某子嚨有。」十六歲時的指環現在居然還能戴盒子裡還有一個綴著七顆小金珠二十歲時的戒指然後是結婚的首飾。「妳結婚了欸賽各自收啊。」

        每個女兒一結婚
黃銅便當盒裡就少一個錦囊,十年間,母親把四個錦囊分派完畢便當盒裡只剩下一個圓盒和金條我說:「帕開來看邁啦!」其實裡面的首飾我已看過好多遍不多一個紅色如意婚戒一條同款如意項鍊和姊妹們這些年上班後買給母親的金飾金飾店給的小紅紙條摺得很整齊地舖在底層

        這是母親的珠寶盒
年輕時的母親總是把在工廠工作攢下的錢買金條收著等到女兒大了就去金飾店打個戒指送她們;等女兒要結婚了再拿金條去換些首飾盒裡的金條越來越少直到我出國生的也是女兒母親捎來兩條項鍊給孫女:「隨便打二條項鍊后嬰做紀念。」

        我打開屬於我的紅色錦囊
放回那個有著母親憨厚字跡的盒子母親給的


創作者介紹

相遇萊特堡

shosha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留言列表 (9)

發表留言
  • ilovesonata
  • 小時候不愛吃便當<br />
    因為我娘廚藝普通<br />
    加上忙<br />
    所以便當菜都是飯桌剩菜隨便打發的<br />
    隔夜飯菜加熱後<br />
    襯著大蒸籠的難聞氣味<br />
    還沒打開便當蓋就飽了=.=<br />
    <br />
    啊﹐離題了<br />
    妳媽媽好細心哦<br />
    還把金子裝在便當盒﹐放在冰箱<br />
    (很聰明的方法耶)<br />
    嗯嗯﹐我也有幾個銀樓錦袋<br />
    裡頭裝了些結婚時媽媽和婆婆給的珠寶金飾<br />
    雖然這年頭不流行黃澄澄的純金<br />
    我還是小心收藏了起來<br />
    畢竟是長輩的心意哪<br />
    <br />
    媽媽的手寫筆跡和紅色錦囊要好好保管唷<br />
    這可是無價之寶耶
  • Vince
  • 以前都是吃便當的。現在大約沒人這麼做了吧﹖我倒不曉得有黃銅便當盒。<br />
    黃金在古代一直是最貴重的東西。時代不同了。<br />
    看了小邪的文章﹐很講究吃。不曉得那裡學來的﹖<br />
  • susanwu
  • 離題一下<br />
    以前還要蒸飯費阿?@@<br />
    <br />
    轉回來...<br />
    此篇文章讓人感覺好暖好暖<br />
    又帶點惆悵感...<br />
    為人母的愛 都在裡面了...
  • shoshay
  • 小邪<br />
    我媽媽也是跟朋友學的<br />
    真是很聰明的藏金法<br />
    不過被我曝光了<br />
    希望別造成災難<br />
    便當啊<br />
    我一直到大學畢業都帶<br />
    上班以後因為公司免費供應才結束我的便當生涯<br />
    因為從來沒零錢<br />
    所以到了中飯時間<br />
    肚子就很餓<br />
    什麼都覺得好吃<br />
    三兩下就吃完了<br />
    姐姐小學畢業後<br />
    我有了自己的便當盒<br />
    變成常見的不鏽鋼盒<br />
    還是很大<br />
    同學看我一樣吃光<br />
    都覺得不可思議<br />
    全班個子最小的吃光最大的便當<br />
    天知道食量大的我 為什麼<br />
    怎麼吃也長不高長不胖<br />
    <br />
    Vince<br />
    黃金現在還是值錢吧<br />
    金價穩定上漲<br />
    當然不比其他的投資<br />
    不過我還想以後把我的首飾給女兒呢<br />
    在美國買不到純金吧<br />
    很特別喔<br />
    便當我到美國後又開始帶了<br />
    上學上班都帶<br />
    有了微波盧更方便熱飯<br />
    現在純在家<br />
    就變成幫孩子和凱準備便當<br />
    省錢啊<br />
    <br />
    小皮<br />
    蒸飯費當然要啦<br />
    我忘了小學多少<br />
    大學時每學期九十元<br />
    沒錯<br />
    當了母親才知道上帝給的母愛有多重<br />
    牽腸掛肚<br />
    而且心甘情願<br />
    很高興你喜歡這篇
  • Vince
  • 紀念挺好﹐剛好趕上通貨澎漲。風險也不大。 是比不上其他的投資。
  • Jamey
  • 妹妹的記憶有些『重疊』,<br />
    便當盒是爸爸當年在雲林牽電線時的午餐盒,<br />
    後來北上考進中油,就留給我們帶午餐用。<br />
    老式長方形和鐵路局的便當盒是同材質,便當蓋沒有耳朵,<br />
    只是不同於鐵路局的鋁白色,它是像黃銅般的淡黃。<br />
    因為實在超大個,在加上家中當時經濟情況並不好,<br />
    從三年級開始<br />
    媽媽把便當塞滿,用繩子綁緊交給我負責問導師<br />
    可否和妹妹共用午餐?<br />
    當時的導師林文貞極為體諒家長,欣然允許<br />
    並在課堂中時常讚美我和妹妹的手足情。<br />
    到了六年級食量變大、便當太小,換成有耳朵的鐵鋁盒兩個,<br />
    上下重疊用繩子綁在一起當成一份,<br />
    六年級的劉導師依然允許我們一起用餐。<br />
    日後家境日漸小康,三妹、四妹就沒有機會共餐了!<br />
    看到妹妹的文章,<br />
    讓我再一次感恩這些生命旅程中的恩師,真好!<br />
  • shoshay
  • 謝謝姐姐補充<br />
    我的記憶一直都是片段式的<br />
    小時渾渾噩噩<br />
    沒記得多少事<br />
    不知道媽是否還用此法藏金
  • ilovesonata
  • 嗯嗯﹐很有人情味的老師呢^_^<br />
    也許我真的老了<br />
    最近經常懷念80年代之前的純樸民風<br />
    <br />
    Vince﹐其實我吃得很隨便耶<br />
    小時候沒啥零用錢﹐<br />
    外加天天蹦蹦跳跳<br />
    很多時候﹐因為肚子餓<br />
    就算便當氣味難聞<br />
    還是吃個精光<br />
    不過我媽的便當菜實在不怎麼樣<br />
    有時沒剩菜<br />
    放了一堆肉鬆<br />
    蒸完都濕濕欄爛的﹐很難吃耶>_<<br />
    對於吃﹐我一直像個井底之蛙<br />
    長大後才略有見識<br />
    但吃過一些所謂的高級料理<br />
    (例如貴死人的日本料理和法國菜)<br />
    還是覺得路邊攤最棒^_^
  • shoshay
  • 路邊攤真是最棒<br />
    可惜這裡吃不到<br />
    每次看到女兒說<br />
    今天想吃什麼 她一出去就能吃到<br />
    我呢 得自己來<br />
    偏偏又最討厭煮飯<br />
    還是得煮<br />
    就訓練地沒口腹之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