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再去找傳說中也在場的路人乙,那女孩住在很偏遠的山上,費了好些功夫才讓我找到。她羞澀親切,和前兩位都市驕女不同,是很典型的農家女,她給了我很驚人的線索!

        「我覺得不是那輛車,顏色雖然一樣,但是車輪不同。那部車有很特別的車輪,看了讓人忘不了!」

        我相信,對一個沒什麼娛樂的鄉下孩子,研究路過的車是最好的消遣,因為我也對車子很感興趣,尤其是有特色的老車,一看到就知道是哪年、哪個廠牌、哪型的車?只是,為什麼這麼重要的資訊,警方沒有採用呢?

        「警察找妳約談過嗎?」


        「找過啊!」

        我開始微笑,為什麼警方沒備案呢?因為是不利的證據,所以被銷滅了!很好,我拉好西裝,準備去警察局哈拉。

        分區警局只有兩名警察:一名警官和一名警員。我假藉重看紀念冊、重看被告檔案,一有空,就繞過去和警員聊天,做點交情:抱怨被分到這麼倒楣的案子、又笨到跟報紙打包票被告無罪,現在想破頭也不知道怎麼翻案?警員拍拍我:「年輕嘛!勝敗乃兵家常事,要經得起考驗!」

        可是他忘了,年輕人最大的本錢就是不服輸,即使一定會輸,也不想輸得讓人覺得沒努力過。我的被告是老師,如果他真的犯案,肯定想辦法和解銷案;況且,看起來證據確鑿了,還堅持要陪審團,不肯認罪,或是懇求減刑,反而選擇長期抗戰!這案子等開庭已經拖半年了,校方也因此做暫時停職,會不會續聘?攸關被告往後的職業生涯。

        我想到路人乙的供詞,問警員:「還有別的證人嗎?」

        「沒了吧?我沒看到。」警員匆忙結束談話,低頭翻弄桌上文件。

        我告辭離去,警員的態度顯然是在隱瞞證據!現在,如果座車不對,重點就是:如何讓法官相信路人甲的證詞不足採信?如何證明受驚證人認錯人了?

        我不是天才,我一向用最笨的流程圖方法推擬想問證人的問題,如果問A,答案可能是BCD,再從每個答案下衍生新問題abc,問題從邊際性指向關鍵性,被問的人剛開始沒心機地回答,回答到後來,才會發現通向我的結論,但是已經太遲了,回不去了!

        這些問題,我總是反覆練習到不需要看稿,如果哪個律師出庭還得看稿,威信就掉了一半!當然得避免!我習慣找個最乖的聽眾,對著她質問,演練到純熟為止,她就是永遠崇拜我的Lady,我的愛犬。

        當天早上,我照例在家裡大聲放柴可夫斯基的《1812 Overture》交響樂,聽著隆隆砲聲,打上紅色戰鬥領帶,給自己增加鬥志。

        開庭後,由檢察官開始他的開場白,然後該我的簡單介紹,我喜歡言簡意賅,沒人想一開始就聽大道理。接著是警方的報告,我提動議:

        「報告庭上,那本紀念冊裡面,扣除年齡不符、性別不符、膚色不符、髮色不符,只剩下兩人!讓證人從兩人中選一人,顯然基礎不夠,我請求視為無效。」

        「Objection!」檢察官馬上站起來反對!

        「Motion denied!」法官在我意料中駁回動議。沒辦法,這樣的犯罪案子,實際上是政府告嫌犯,沒有原告。警方的話很少人會懷疑,律師的話?總讓人起戒心,先天上就不平等。

        再來就是提證人了,檢察官先提路人甲,問完話後該我。

        「請問當晚妳看到車頭還是車尾?」

        「我看到車頭。」

        「請問車子是什麼顏色?」

        「墨綠色。」

        「記得什麼車型嗎?哪個廠牌?」

        「不記得。」

        「記得有什麼特色嗎?」

        「不記得。」

        「看到車牌嗎?」

        「好像有。」

        「有什麼特別的地方嗎?」

        「沒有。」

        我拿出被告車子的照片:「報告庭上,被告是外州車牌,車頭不需要有牌照,但是被告的車商放了有車商名字的牌子在車頭,有很醒目的黃金大字,可是證人沒看到,我想再傳員警。」

        警員被我再傳有點詫異,他在半年中和我稱兄道弟,哈拉慣了,沒想到我突然變臉:

        「警察先生,請問有沒有約談過某證人?」我單刀直入。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相遇萊特堡

shosha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 人氣()


留言列表 (12)

發表留言
  • dearmichigan
  • 哇!S好酷喔!
  • demi
  • 我好喜歡你這系列文章,每次看完後,還常常口述<br />
    給我家那口子聽,請繼續加油!!
  • ilovesonata
  • 呃....突然覺得凱是隻老奸巨猾的狐狸耶<br />
    哈哈<br />
    沒辦法﹐太死板老實守舊的人是無法打贏官司的<br />
    凱真是好樣的<br />
    期待再期待<br />
    太好看了
  • shoshay
  • 謝謝大家喜歡<br />
    還撈到一個新朋友現身喔<br />
    非常高興 謝謝demi<br />
    <br />
    凱啊<br />
    小邪說得沒錯<br />
    越聽他說以前的案子<br />
    越覺得他賊<br />
    有點恐怖<br />
    剛認識他的時候 總覺得他不像律師<br />
    後來???<br />
    這叫深藏不露
  • 秀靜
  • 今天早上稀哩呼嚕看完妳的系列<br />
    是一個不錯的題材<br />
    如果能細細的寫外帶一點幽默<br />
    會很好<br />
    很像福爾摩斯辦案<br />
    律師同時也扮演偵探的角色<br />
    是很特殊的行業<br />
    <br />
  • Vince
  • 跟以前凱的形象有很大的區別。
  • shoshay
  • 謝謝秀靜又忙裡抽空來看我<br />
    顯然這個題材還吸引人<br />
    網路寫作就是這樣<br />
    不能拖稿 否則讀者就等不下去<br />
    所以也寫不細緻<br />
    不過 我本來就比妳粗線條囉<br />
    當然有很多改進的空間<br />
    謝謝提醒<br />
    <br />
    Vince<br />
    形象變了嗎<br />
    我自己不覺得<br />
    可能習慣了吧<br />
    很好奇他的形象前後在你眼中有何不同<br />
    保守拘謹變成狡詐冷酷嗎<br />
    標準的律師本性
  • Vince
  • 我的印象是從一篇他的感懷文章。像是傷秋悲春文人。 後來這文章被你<br />
    撤了。<br />
  • shoshay
  • 我好像又重新開放那篇文章了<br />
    當初撤掉是因為當事人抗議<br />
    覺得有損形象<br />
    男人很怪吧<br />
    現在事過境遷<br />
    我又偷偷開放了<br />
    好像吧 得查查<br />
    其實呢<br />
    人總會變的<br />
    歲月讓人雄心磨平<br />
    這系列的故事發生在二十多年前<br />
    和現在比 當然不同了
  • baobaonyc
  • 非常精彩
  • jdwu.ccchang@hotmail.com
  • 真的急著想繼續看下去,還要等一週吧?
  • 大概吧,目前想一星期刊一次,謝謝你喜歡。

    shoshay 於 2017/03/27 10:15 回覆

  • Monica Ny
  • 寫的好棒 !
  • 謝謝你特別來留言
    這些你應該都看過啦

    shoshay 於 2017/04/03 06:58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