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ug 13 Sat 2005 05:04
  • 傷逝

「妳到底要我怎樣?」

「我要你跟我道歉,你想想看,你每次…」耳邊響起嘟嘟聲,筱雲楞了一下,滿臉錯愕地摔掉電話,大女兒瞥眼看了看她,趕緊低頭吃飯;小女兒卻還傻傻地纏著媽媽要喝牛奶。筱雲還楞在電話旁,不可置信地瞪著電話,胸口劇烈起伏著,右下肋骨處又隱隱痛了起來,她按著胸口踅到冰箱,倒了杯牛奶給女兒,旁邊微波爐的玻璃門上,映著一張扭曲蒼白的臉,她嚇了一跳,伸手攏了攏頭髮。

半晌,左手又抓起電話,用力地按著那一連串可恨的數字。拜科技之賜,每個人身上都有一堆代表這個人的代碼,一唸出來就馬上讓人聯想到相對應的人,人可恨,連數字也變得猙獰起來!

更氣的是,接電話的是答錄機!是啊,人腦能辨認數字所代表的意義,電腦也能輕易地排除黑名單上的人打來的電話。她再重撥一次,還是答錄機;換了行動電話再撥,又是答錄機!她氣得在上面留言:

「為什麼掛我電話?為什麼又不接電話?你這樣實在很過分!」說完,“砰”地摔回話筒!那東西一時沒跌回落點,懸在桌邊悠悠盪盪。她像洩了氣的皮球,突然覺得好累,結了婚的女人,吵贏的籌碼似乎越來越少,每吵一回,只會發現對方更像陌生人一樣,對自己越來越沒感情,忍耐度也越來越低。

前額兩側陣陣抽痛起來,筱雲摸索著椅背坐了下來,到底還吵什麼呢?想證明什麼嗎?早先的時候,這樣的吵架更頻繁,她總是得理不饒人地辯,雙子座的他,則是陰陽怪氣地在一旁不發一語,不是兩眼盯著電視,就是乾脆呼呼大睡。而她總是越講越氣,覺得這樣一個不願面對問題的人,實在可惡!

原本準備好要出門的心情沒了,唇上偷偷擦的口紅頓時變得可笑起來,她下意識地抿掉脣膏,喃喃自語:

「放心,以後我不會再打電話給你了。」

心裡小心堆砌了好些年,卻仍搖搖欲墜的城堡,應聲倒塌!她聽到心底沉重的坍塌聲,腳邊散了一地的一磚一瓦,都還刻著兩人將近二十年的相識歲月,煙塵蒙上了她的眼,和眉眼間細碎的皺紋,她,她恨自己還是忍不住要彎腰去揀…

眼角不小心掉下的淚,已沒人關心。雷射唱盤上正播著帕海貝爾的卡農,很輕柔的鋼琴,是她結婚時,父親牽她的手進場時的音樂。在那個物質極端匱乏的年代,她對古典音樂幾乎沒機會接觸,當時聽到這首曲子時,真是感動地想哭,後來聽人說這是一首離別曲,怎麼會在婚禮時播放呢?「也許是向婚前的少女時代告別吧!」筱雲想。

結婚前,母親曾告誡過她,婚後不要再吵了,否則,結局不會像婚前一樣,會遭報復的!她當時只覺得媽太可笑了,如此愛她,處處陪小心的男人,怎麼可能會報復她呢?

電話,曾經是兩人傳達情意的媒介,現在卻成了吵架的工具。筱雲記得他曾告訴過她,以前大學時,若是有女孩纏他,最簡單的方法就是不接電話。當時只覺得他好狠啊!怎麼也沒想到他也會用這種方式來對她!生活到了這一步,一切酸甜苦辣的回憶,都已在舌根處淡化,漸漸失去讓人激動的情緒。

垂死的電話在一旁嘟嘟掙扎,孩子們出奇安靜地玩耍,窗外,陽光不再刺眼,出去走走正好。

(發表於台灣日報)


創作者介紹

相遇萊特堡

shosha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dearmichigan
  • 聽說沉默是吵架最好的辦法,一路潑婦罵街的方式穩輸<br />
    哩!切記!切記!<br />
    <br />
    Jamey
  • shoshay
  • 也許吧,婚姻失敗總是有理由的,這是一門很大的人生學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