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愛情問卷 (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其實,我也不知道什麼叫愛?交了那麼多女朋友,分分合合,很累。我常想,世俗說的愛,也許只是騙人的,哪對情人不吵架?哪對情人在看清對方,同居多年以後,還能真的想要來世再聚?我的愛情,也許就像這本離散數學,離散數學妳懂嗎?是幾個和數學相關,可是還沒完成的小分支的總稱,像邏輯、函數、排列組合和集合。對了!就是集合。我總覺得,群居動物的人類永遠在畫集合,沒人喜歡離散在外。當你看到一個心儀的女孩,簡單邏輯判斷自己和她還合適,把彼此的生活課表排列組合搭配得很完美以後,就給兩人畫了一個小集合,跟原本各屬的大集合重疊。可是誰知道,交錯重疊的那部份,好像怎樣都不對勁,得多一些例外敘述來說明,縫縫補補以後,該散的還是離散在外,又各自回去自己的大集合。愛情的不定性就在這裡,還是理論單純,所有歸不了類的數學習題,掃一掃,全都掃進了離散數學,所以說,再怎麼完整的理論都得加一項其他,宇宙永遠是個謎。


shosha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艾瑪

        我從碩士班開始當助教,到現在博士班,超過七年,學校不再續聘,又沒有獎學金可以申請,所以我得申請助學貸款,還得拼命兼差。雖然我運氣不錯,找到一個公寓管理員的工作,可是還是沒錢吃飯、繳學費。人家說美國處處有黃金,我還當真在地上撿了不少零錢,每次晚上
KK得餓了,數數口袋裡當天在地上撿的零錢,剛好夠去買一個迷你甜甜圈。當學生都窮吧,所以有一家麵包店就新出一種很小的甜甜圈,一口剛好一個,一塊錢十個。一般人一次都至少買十個,我呢?每次看錢多少,都不會超過五個,而且是重重的一堆零錢,有時老闆看我可憐,會多給幾個。我就慢慢留著吃,很餓很餓的時候才吞一個。有一次肚子餓得受不了,很生氣地寫了一大篇文章給院長,請他多少發一點獎學金給窮學生,結果居然真的拿到五百元,夠去繳學費。

shosha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莉蒂亞 

        大四的時候,我的死黨喜歡一個女生,常常藉口找一群人和她閒聊,我當然是理當充數的濫竽之一。我死黨要那女孩注意的花招,就是故意開那女孩的玩笑。有一次,我也忘了那玩笑是什麼?女孩聽了以後,突然哭著衝出去,大家都呆了,死黨也沒去追,我覺得不好,就出去看看。女孩一看到我,就趴在我肩上哭,我拍拍她,安慰她別再意,他沒存心要妳傷心的。好死不死,死黨剛好出來,看到我們,轉頭就走了!女孩渾然不覺,告訴我她喜歡我很久了,她就是莉蒂亞。

shosha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蒙娜

        她是個希臘女孩,除了五官特別突出、身材較瘦高以外,外表和美國女孩沒什麼不同,也許是在美國出生的吧,沒有口音。蒙娜是天主教徒,家教很嚴,總是穿著寬鬆的ㄒ恤,是醫學院的學生,很用功。我們大一認識,常常在圖書館碰面,後來修同一門微積分,下課會一起討論功課。我去英國一年回來後,有一天在校園碰見她,聊起從前討論功課的日子,突然覺得像親人一樣。於是,我常常在下課後去找她,兩個人就一起讀書。很多時候,彼此也沒說話,看書累了就一起坐在台階上看夕陽。日子久了,如果哪一天沒看到她,就覺得不對勁。

shosha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個案三《女,十九歲,生物系一年級,阿拉斯加,美國》

        同棟樓的麗莎向我走來。「嘿,妳們心裡系最輕鬆了,老有好玩的課!」

shosha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熱水嘩嘩地沖著落水的螞蟻,我把掉進幾隻螞蟻的泡麵倒掉,這葛瑞格是不是很久沒清理他的廚房了?可是不像他一向給人乾淨清爽的感覺啊!下次找機會抱怨一下!還是…他失戀了?不計形象在停車場彈吉他,其實是他心中傷感的告白?窗外的他,微捲褐髮半掩住瘦削的面頰,突顯出鼻子的高聳和有個凹槽的下顎,水藍的眼睛讓人不想移開視線…他會不會接受我的訪問呢?

        算了吧,我好像花癡喔!泡麵沒吃成,烤牛排吧!懶得預熱烤箱了,直接烤比較快。那,先找誰訪問呢?找自己的台灣同胞嗎?沒有語言隔閡,像模擬演練一樣,比較不會出差錯?牛排的香味很快就出來了,可是一股濃煙也跟著竄出來,頭上的警鈴馬上大作!怎麼回事啊?我熄了烤箱的火,拉開烤箱,整個烤箱裡的白煙全都跑出來!我嚇地關回去。「咚咚咚!」

shosha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晚飯過後,我總喜歡去街上走走,整理一下教授硬擠進來的理論派別,想想要做的報告。這裡是住宅區,熱鬧市街不在腳程範圍內,所以在樹蔭下看看美國人的花園洋房,其實是一種不花錢的心理治療。街跟街的區塊英文叫block,走久了就會有一種期待:再一個block就可以看到郵局了、再兩個blocks是教堂、對面有一間小小的小吃店Mama Wok…很奇怪的名字對不對?好像`媽媽鍋',這裡到處都有這樣名字的小店,可是又不是連鎖店,窄小陰暗讓人不想進去。我總在這時折回頭,公寓米灰條文的舊沙發,會開始讓我產生舒適的幻覺。

        很訝異地,葛瑞格搬了一張椅子,在公寓停車場彈吉他,他抬頭跟我嗨了一聲,繼續他的曲子。我不懂古典樂,可是實在好聽,進門後就偷偷站在窗外隔著窗簾聽。那天,我決定了社會心理學要交的學期報告題目:感情的規律性。一個人的感情有規則可循嗎?失戀過的人,是否會常失戀?因為腦袋裡某種不可抗拒的規律?反言之,會輕易跟人分手的人,是否永遠如此不定?
 

shosha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閒閒來填一份問卷吧!

性別、年齡、教育程度、居住地、國籍: 

shosha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