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前從前有一座光禿禿的石山 

他孤零零地站在一大片沙漠裡 堅硬的石坡上沒有任何植物 也沒有任何動物 鳥兒 或是蟲子
 

太陽給他溫暖 輕風送來涼意 可是唯一會撫摸他的 只有雨水和雪花
 

沒有其他的感覺了
 

每個白天和夜晚 山只能看著天空 看著洶湧翻騰的雲彩 他知道白天太陽和夜晚月亮行經的恆常路徑 當夜空澄淨的時候 他就會看著遠方的星子在天上劃弧 就這樣了 沒有其他的東西了
 

可是有一天 來了一隻鳥兒 她在山上盤旋 然後停在岩壁上休息打理羽毛 山感覺到鳥兒的爪子輕輕地抓著他 他感覺到鳥兒的柔軟身子靠著他 他好驚訝 從來沒有過的感覺
 

妳是誰 山問 妳叫什麼名字
 

我是一隻鳥兒 我叫歡歡 我從很遠的地方來 那裡的東西都是綠的 每個春天我都飛得高高的找一個最好的地方築巢給我的孩子 等一下我休息夠了就得走了

我從來沒看過鳥兒 妳一定得走嗎 妳不能就在這築窩嗎
 

歡歡搖搖頭 鳥兒是要活的 我們需要食物和水 這裡沒有食物也沒有小溪
 

那麼 妳可以再來嗎
 

歡歡想了一會兒 我飛過很多地方 停過很多山 可是沒有任何山在意過我的停留 我一定會回來 但是只能在春天築巢以前 因為你離食物和水太遠了

我從來沒看過鳥兒 山又說 即使妳只能停一下子 我都會很高興再見到妳
 

還有一件事你必須知道 歡歡說 山可以永遠活著 可是我們不行 即使在我生命中每年春天都來看你 也可能只有幾次 鳥兒沒辦法活得很久
 

那我會很傷心 可是總比妳永遠不再來好
 

歡歡靜靜地靠著山坐著 然後她開始唱歌 像清脆的鈴聲 是山第一次聽到的樂聲 歡歡唱完說 因為從沒有山在意過我 所以我答應你 在我有生之年的春天 我都會飛來看你 唱歌給你聽 我死後 會要我的女兒 她的名字也會是歡歡 飛來看你 然後我的孫女 所以無論多少年過去 你永遠會有一位朋友來看你 為你歌唱

山既歡且悲說 雖然我還是希望妳可以留下 可是也很高興妳還會再來
 

現在我得走了 因為我得飛很久才找得到食物和水 明年再見了 她飛起來 翅膀像扇子一樣遮住陽光 山注視著她直到看不見了

每年春天來的時候 都會有一隻鳥兒飛來唱歌 我是歡歡我來看你了 每次鳥兒要離去的時候 山總是問 有沒有什麼辦法讓妳留下來呢 歡歡總是答 沒有 可是我明年會再來
 

山的期待越來越深 越來越不想讓歡歡離去 九十九個春天來了又去 第一百個春天的時候 山又問 妳不能留下嗎 不行 可是我明年會再來 山又看著她離去 消失不見 然後突然間 山的心碎了 堅硬的石塊裂開 從深邃的石縫中流出淚來 滾滾的淚水流啊流啊 流成了一條小溪
 

又一個春天 鳥兒又唱 我是歡歡我來看你了 這次 山沒有回答 他只是一直哭泣 想著多快鳥兒又會離去 然後又要再等好久 歡歡看到山的淚水成溪 可是還是說 明年我會再來 任山繼續流淚
 

春天再來的時候 歡歡帶來一粒種子 山還是流著淚 歡歡小心地把種子塞進靠近水邊的石縫 讓種子保持濕潤 然後看著還是說不出話的山唱歌 又離開了
 

幾個星期以後 種子發芽 小小的根伸進越來越窄越硬的石縫 直到碰到小溪 長出綠葉 可是山還埋在深深的悲傷裡 被淚水遮住了視線 看不到這棵小苗
 

再一個春天 歡歡又帶來另一粒種子 每年她都帶來一粒種子 把種子放在淚水邊 然後唱歌給山聽 山只是哭著
 

好多年這樣過了 小樹把硬石變成土壤 讓更多花草沿著溪水生長 風帶來小蟲 在樹葉間踽行
 

這時 第一粒種子的根鬚觸到山的心 小苗已經長成大樹了 枝葉茂密成蔭 山終於感覺到柔軟的根鬚像輕軟的指尖一樣 正在修補他破碎的心 悲傷褪去了 山這才看到多年來的轉變 喜極而泣

每年歡歡都來 帶來另一粒種子 每年溪水在山腰歡唱 山越來越綠
 

山不再哭泣 又繼續問 妳不能留下嗎 可是歡歡還是答 不 可是我會再來
 

又過了好多年 溪水帶著綠意流經山腳流過平野 直到翠綠染滿視線 山滿懷希望傾注養分 希望像一首歌遍及每一片葉子
 

直到下一個春天 歡歡飛來 帶著的不再是種子而是一根樹枝 停在最高的樹梢 第一粒種子長成的大樹 築巢 我是歡歡 她唱著 我來住下了

========================================== 

這是人類學博士Alice McLerran寫的第一個故事The Mountain that loved a Bird 秉著對生生不息生命的讚嘆 她說 希望能藉由這個開創生機的故事 播送希望給所有喜歡的孩子和父母們  

繪圖者是畫過一系列
好餓好餓的毛毛蟲Eric Carle 

這也是牽牽幼稚園時從學校借回家的書 媽媽還是邊念邊掉淚 山心碎的時候 我們倆久久不語 相擁而泣 其實 牽牽那時早就看得懂英文了 哪需要媽媽翻譯呢 只是 媽媽好像那座山 一逕執意淚眼婆娑地翻成中文 沒注意到孩子已經長大 昨天 告訴牽牽 媽媽好喜歡這本書 把它翻成中文了 牽牽抬頭 嗯我也喜歡 很適合情人節 又低頭看自己的書 媽媽也低頭 沒告訴她 其實媽媽昨天又忍不住哭了

也許哪天 女兒長大了 已經放飛了以後 在我年老了 像山一樣動不了的時候  我也會在心裡喊 妳不能留下嗎 

後記
小女兒現在一年級第一次和我讀這個故事,她唸英文我翻成中文,像當年姐姐一樣。念到歡歡第一次說不能留下的時候,她的聲音已經哽咽,然後眼淚開始往下掉,她醒醒鼻子,還是繼續念。小姐姐在一旁安慰,快念,後面就不傷心了!我抱著她,幫她擦淚,她哭哭停停,終於看完這本書。我說,這是我最喜歡的書。她說,我也喜歡,可是我不要再看,眼淚又掉下來了。悲歡離合,對孩子來說,還是太沉重了。

 


創作者介紹

相遇萊特堡

shosha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