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紙不見了 

 四月六日

        Ms. Gardner(導師)發紙給我們,可是我的紙不見了,我跟Jonathon說:“Did you take my frog paper away?”(你有拿我的青蛙的紙嗎?),Jonathon說:“No. I didn’t take it, this is my own color.”(沒有啊,你看,這是我塗的顏色)。“Sorry”(對不起),我又再問Sydney:“Did you take my frog paper away?”(你有拿我的青蛙的紙嗎?),Sydney說:“No. My color is like this, I have yellow, pink and green.”(沒有啊,你看,我的是黃色、粉紅色和綠色)。“O.K.”(好吧)。Ms. Gardner就說:“What’s going on?”(牽牽怎麼了?),我說:“My paper is gone.”(我的紙不見了),老師說:“O.K.”,就再給我一張frog的紙。

        Frog的紙貼在stream(小溪流)裡面;再貼beaver(水獺);beaver貼在pond(池塘);再來貼alligator(鱷魚),alligatorswamp(沼澤)裡面;還有catfish(土虱),catfish住在bay(海灣);duck(鴨子)住在river(小河)裡面;還有rooster(公雞),rooster住在farm(農場)裡面,就是脖子很高的公雞;whale(鯨魚)住在sea(大海)裡。然後要給牠們塗顏色。

        上了一個半學期,每天兩個半小時的幼兒園,女兒終於能主動表達意見,進而爭取自己的權益,並和老師、同學溝通了!不再是那個為失去餅乾而哭的孩子。這和媽媽小時候,花了四年才學好國語的情形比起來,實在是強太多了。而且牽牽的記性絕佳,把老師教的動物生態記得一清二楚,讓偶而偷懶,放孩子吃草的媽媽,覺得愧疚不已。

        在台灣的教育界,一片反填鴨、鼓勵學生思考的聲浪中,美國也年年在檢討,國內孩子的數學成績,比不上亞洲孩子的原因。有一次爸爸送牽牽去上學,正值午休時間,看到一長排的孩子,輪流讓校長抽問九九乘法,校長手上拿著一疊紙卡,過關的孩子才能進餐廳吃飯。原來,該背的還是要背啊!

        學校也選了一天晚上辦數學博覽會(
Math Circus),會場有許多遊戲攤位,供家長陪子女玩,當然,所有遊戲規則及理念,都免費提供給大家自由取閱。為了讓孩子玩得盡興,點心及獎品自然是少不了的。

        數學博覽會的目的,是介紹一些可以加強孩子思考能力的遊戲,材料都是很容易取得,不需要花大錢去買,並希望家長回家能依樣和孩子們玩。比如:七巧板、擲骰子算點數、撲克牌、對稱圖案(
Patterns)的設計、用不同大小的豆子,填滿同一種圖形、用棉花軟糖(Marshmallow)和牙籤做成立體幾何圖…等等,老師並不告訴孩子遊戲的含意是什麼?只是單純讓孩子和父母玩一個晚上。

        牽牽和珣珣都還小,最感興趣的就是好吃的棉花軟糖了!牽牽還會意思一下,做個簡單的幾何圖,回家問了爸媽,才高興地吃起來;妹妹就等不及了!當場便毫不客氣地,用牙籤一個個插起來吃,老師也不生氣,問珣珣好吃嗎?還說珣珣的手口協調力挺好的呢!


創作者介紹

相遇萊特堡

shosha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susanwu
  • 要外國小孩去死背數學方程式<br />
    恐怕他們會反抗吧 @@<br />
    <br />
    我跟我同學說<br />
    在台灣是要背函數的<br />
    他們都覺得瘋了...<br />
    <br />
    這邊長大的華僑回台灣唸書<br />
    都是成績很好的那些資優生<br />
    但是數學依舊不如人<br />
    不過他們都是輸在計算方面<br />
    因為台灣小孩國高中都要背一些數值<br />
    國外卻不這麼教小孩<br />
    國外都還可以帶計算機入場考試<br />
    但我朋友(回台灣的其中一個)說<br />
    雖然他覺得背那些很蠢<br />
    但是有背跟沒背, 運算的速度境差很多<br />
    所以他也只能硬著頭皮背了... @@
  • shoshay
  • 美國小孩也要背一些東西<br />
    像單位換算呎吋哩等是三年級的重頭戲<br />
    四年級好像就沒什麼<br />
    只是位數多一點的乘除運算<br />
    而且練習太少<br />
    數學作業不是每天都有<br />
    有的話不會超過十題<br />
    這樣數學會好嗎<br />
    <br />
    我自認是文組學生裡數學不錯的<br />
    所以歷史系畢業後又去念國貿<br />
    兩年就畢業<br />
    微積分都考九十多分<br />
    <br />
    凱也是文組裡自認頭腦不差的<br />
    所以西班牙文系之外又輔修經濟<br />
    <br />
    可是凱到現在還記得什麼是函數<br />
    圓週率怎麼算出來的<br />
    前陣子為了挑戰牽牽的腦子<br />
    教她這些很難的數理<br />
    我在旁邊不敢吭聲<br />
    因為我都忘了<br />
    也許學的時候背很多<br />
    可是沒搞懂理論<br />
    永遠都不是自己的知識<br />
    很丟臉哪<br />
    <br />
    更丟臉的是<br />
    以為我們以前運算速度訓練的很好<br />
    會算的比他快<br />
    加上我還會珠算<br />
    結果他的心算居然比我快很多<br />
    連筆都不用拿就贏了<br />
    <br />
    我們的數學教學<br />
    真的比較好嗎<br />
    <br />
    不過<br />
    我寧願相信<br />
    是我個人問題<br />
    <br />
  • susanwu
  • 我覺得數理的東西要多運算吧<br />
    我同學他們也認為數學要好<br />
    不但要有邏輯還要常運算<br />
    但是我發現有的人連先乘除後加減的常識都沒有<br />
    真是無言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