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和男人大吵一架後冷戰了三天第三天晚上女人繞到側睡的男人旁擁著男人的頸說:「我們不要再吵了好不好以後每天睡前你都要抱抱我跟我說愛我。」女人嗲嗲地說著以為她還是可以跟男人作任何要求

            男人翻過身脫離女人的擁抱:「這多做作啊而且為什麼要我做?」

            女人空了的雙手僵硬地縮回剛買的赭紅蕾絲內衣旁蓋好微露的臀透明薄紗在寒冷的冬末裡顯得可笑冷戰三天後逼自己撒嬌的熱度只夠維持三分鐘眼前的男人,卻還站在台階高處不肯下來,女人告訴自己,再有耐性一些,總要讓新買的內衣值回票價吧!她挺起薄紗內的乳,送到男人眉梢:

            做作就做作嘛抱久了就自然了!」

            男人沒答腔,翻過身繼續睡去。女人挺身站起,換下赭紅薄紗,丟進衣櫃裡。冬天還沒遠去屋子裡還是很冷

            隔天夜裡女人還是挺乳擁抱她喜歡早睡的男人可是春天依舊沒來,大小爭執仍是生活裡的點綴漸漸地女人懶了擁抱真的變成男人口中的型式動作沒有快樂溫暖的感覺,於是,女人不再擁抱

            偶爾女人會在男人睡去後想起婚前和男人約會時,被緊擁臂膀的感覺四下無人時被突襲的擁吻和愛撫女人得這樣靠著從前甜蜜的點滴繼續生活

            直到有天,女人和男人大吵後,突然歇斯底里地大叫,叫得全身都抖起來,男人隨即轉身開門女人瘋了似地追過去緊緊地抱住男人想要尋回男人從前嬌寵的溫柔可是男人依舊不動如山女人似有所悟地收回手理理髮,看著男人離去,告訴自己這是最後的擁抱了

            燈炬燒盡屋子裡一樣寒冷女人終於走了離開了她的男人

 

 

 

 

 

 


shosha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