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20180125_000043.jpg

因為盼望,所以等待。

這其實是我的第一部長篇小說,13年前寫的,起因是一個網路小說獎。

「試看看啊!」他說。

「可是我從沒寫超過一萬字的小說!」

「妳可以的,要對自己有信心。」

「你又看不懂中文小說,怎麼知道我能寫?」

「我對妳有信心啊!」

我斜睨他一眼,這跟父母盲目寵信自己的孩子有啥不同呢?「你真會說話,那我寫什麼呢?」

「就寫『The Sign』吧,寫我們家那塊中國匾額。」

「我不會編故事啦,不像你們律師很會瞎掰,我只能寫記敘文。」

「瞎掰多簡單啊,隨便胡謅沒人知道哪裡寫錯啊!」

於是,他幫我構思、上網找鴉片戰爭的史實,還印出道光和咸豐的畫像,編出這篇跨越清朝到現代、東方到西方的歷史愛情小說。他幫我寫英文簡介、幫我寫英文作者簡歷,取英文書名,甚至,想幫我在亞馬遜平台上推書,想幫我找記者開推書會・・・・・・他說,這也是他的小說,我得為他賺一台賓士的錢!

我從來不覺得自己有什麼特長,有什麼特別出眾的地方,是個沒臉孔的人。

他說,「我得想辦法教育妳。」

讚美,有一種神奇的魔力,它會讓你漸漸以為是真的,那些外在的形容詞,不管真假,或者說,無關真假,說實在的,不過就是主觀的認定,是好是壞充其量也只是個人觀感。他以無數的讚美肯定我,最後真的讓我花了十多年修修改改,寫完了這部十萬字的小說。

寫得好嗎?我不確定。但是他喜歡逢人便介紹我是作家,是出過書的作者,他說,我是他的獎盃。

我終究沒得過什麼大獎,有的,只是一些零星的入圍與入選肯定;更遺憾的是,以他為主角的律師故事「Words at War,一個律師的文字戰場」,拖到他走了才問世,雖然很榮幸地入選文化部主辦的「106年改編劇本書推薦」,但是,他卻沒能和我一起翻開第一頁。

生命最可貴的是什麼?在人生的盡頭,會讓你眷戀的是哪個時刻?哪一塊缺角會讓你遺憾?我總是在需要答案的時候求助於他。

我記得那次,大女兒從學校放假回來,說她們的圖書館正在特價賣書,一本美金一元,她買了十本。幾天後他看完女兒的書,抽了其中一本紅皮的薄書說,「這本不錯,妳可以看看。」

書名是「The Five People You Meet in Heaven」我皺了一下眉,「這?天堂?有點・・・・・・好像宗教味很濃耶,我不愛說教的書。」其實想說的是,有點觸霉頭。

「不會喔,妳會喜歡。」女兒和他同聲回答。

我微笑接過,聳聳肩,放上書架。

那是三年前了吧?直到他走了,整理房間時看著滿牆他的書,突然想起那本他覺得我會喜歡的書,為什麼他覺得我會喜歡?是可以回答我的疑問嗎?即使我不喜歡,至少在看書的過程中,也許可以經歷他體會過的心境?像是有他在我身邊陪伴?這是多麼讓人懷念的回憶啊!於是,我翻開書。

「五個你在天堂會看見的人」,第四位是主角早逝的太太,男角很激動地說:「妳太早走了,讓我失去一切!」

「你雖然失去了所愛,可是你知道嗎?回憶會變成你的伴侶。生命終有盡頭,可是『愛』,永不止息。」

當時候到了,必須往前跟天堂的下一位使者見面時,我跟著書中的男角一同流淚:「可是我不要離開妳,我不要往下走!」

「 沒有任何人生是白費的,唯獨花時間在怨嘆孤獨是最大的浪費。」

「天堂的存在,是讓人了解你的昨天是怎麼回事。」

是了,難怪他曾告訴我:「等我走了,我會想辦法告訴妳這世界到底是怎麼回事?」

「妳知道嗎?基督教不相信有前世和來生。」

我看著他,忍不了激動的情緒,淚水從臉龐滑下,像是想要跟死神至少做點商量:「那?我們以後怎麼再相逢?」

「噓…噓…噓…」他把我擁進懷裡,在我耳邊說,「我們都沒信仰,但是如果天堂願意收我的話,我會在那裏等妳,我必須先走才能等妳啊,不然妳這麼會迷路・・・・・・」

十多年前無意中編造的故事,編造一段女角要男角等她相逢的約定,想不到竟落在自己身上!「等我,在馬里蘭」是一個多麼心痛的請求!

在如此未知的世界裡,假若有來生,請求上蒼讓我們下回的緣分能長一點吧,請求彼此能記得那些共同擁有過的信物,想起曾經說過的誓言;如果沒有來生,期待他會在身後的世界裡等我,給我那熟悉又溫暖的凝視與擁抱,告訴我,這世界到底是怎麼回事?

生命於我,是一種存在的形式,在這世上,我曾經被這樣愛過,那是一種最欣喜的存在;是的,生命之所以美好,應該是那種曾經被注視過的存在,有人看見你的內心,把你放在心裡,是那種無法取代的凝視,讓你我的生命無憾,繼續心存盼望,期待下一場時空的約定。

回憶,真的變成我最好的伴侶了;僅以此部小說,紀念今生這場美麗的際遇。

非常謝謝三位好友在百忙中幫我作序,無限感激。

對購買此書有興趣的朋友,請傳email給我,shoshay@yahoo.com,  每本美金$15, 非常謝謝支持。

================

「男女間姻緣分合無關對錯,重要在行駛對的方向,才能攜手前行。黃昏裡的花香會淡去,但是請別沮喪,請相信會有人從遠處趕來,讚美妳無處安放的沮喪。」──張曉芳/《蘋果日報》前編務副總編輯

「小說主軸巧妙地安排了古典與現代、中國與美國。在時空的轉換中,自然流暢絲毫不顯突兀的技法毋寧是讓人讚嘆的。」──小城綾子/府城,南瀛,吳濁流文學獎得主

「要有很深很深的緣分,才會將同一條路走了又走,同一個地方去了又去,同一個人見了又見。正如小說裡的姜妍與丹尼爾,無論變換了多少次時空,更迭了多少次容顏,依舊是山水有相逢,明月時時圓。」──江夜生/影視編劇

博客來 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779092

誠品 http://www.eslite.com/product.aspx?pgid=1001132352656947 

三民 http://sanmin.com.tw/Product/Index/006662564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hoshay 的頭像
Shoshay

相遇萊特堡

Shosh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