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裡微笑地醒來,眼前還留著男人熟睡時的孩氣,她緩緩地坐起,偏著頭,一下一下地順著及腰長髮。

婚姻很重要嗎?她不知道自己怎麼了?最近只要看見婦人抱著小孩,打從心裡就覺得她們可憐;路上一前一後的男女,絕對是夫妻,她才沒那麼傻!沒確定婚後會幸福前,絕不輕易掉入愛情陷阱。

記得大學時,班上幾個笨女孩,早早給自己死了會,只有她,跟所有的男同學都像哥倆好似地,推來撞去不說,還老在女生宿舍前當張老師;誰暗戀誰啦,失戀啦,全找她吐苦水。她常想,喜歡誰就直接去說啊,幹嘛老找她聊!於是便在心存挑釁下,答應了幾次邀約。只是,卻總是沒名沒份地,話題老繞著別的女孩轉,從沒有自己的舞台。久了,每個男同學的家境、個性,全都不設防地暴露在她面前,她對男友的標準,也更加清晰。

年尾生的她,班上大半同學都比她小,她老覺得她們只重愛情,不重麵包的行為很危險,自然也就越突顯出自己的成熟。加上聽多了別人的故事,讓她像是自己親歷了所有失戀的痛苦一樣,對每一樁身邊女友的戀情,都不抱希望。

日子便在這種旁觀預言下,悄悄地溜逝。有的同學,真如她預料的,沒能抓住花心的男友;或是太過主動,嚇跑了男生;又或是太癡情地,早早為男友洗衣燒飯,反成了黃臉婆。她冷眼旁觀,卻也為這些女孩驚心動魄。

然而,也有跌破眼鏡結婚的,只是這些順利的戀情,都沒能轉成幸福的婚姻。婚後的苦水,似乎比談戀愛時,猜不透對方的苦悶,更來得明顯直接。她的故事越聽越多,多得讓她覺得世上沒有真正幸福美滿的婚姻,有的只是刻意偽裝出來的人前夫妻。誰敢說他們從不吵架?從不會看對方不順眼?朋友說,戀愛結婚,都是雙方在極端不理智的情況下發生的。誰說不是呢?這讓她更小心翼翼了。

只是,日子總要過。在隱約的自我保護中,她的邀約,竟然都是不可能的對象。已婚的上司、才剛大學畢業的小夥子、或是薪水差她一大截的獨子,她無奈,卻也無從拒絕,她總是一直有男生找的,不是嗎?

立秋時節,老闆要到加拿大出差,加拿大啊!那裡的楓葉正紅呢!她委屈地說,我好想去看看啊!男人撫著她的長髮,然後辛苦地彎腰為她收集紅葉,她想著地球的另一端,另一個年輕男孩,正為她在澎湖海邊,找尋她要的紅珊瑚…暖暖的冬陽,襯著她身上的嫩紅,和臉上淺粉的妝。

夜裡,長髮跳舞女郎的旋轉音樂盒內,擺滿了各式男人送她的東西:絲巾、耳環、項鍊、還有正紅的楓葉和珊瑚,每個禮物,都像是藏了別人的男友或老公的魂,在自己家裡似的,每審視一回,就要為別人的戀情冷笑一回。她喜歡伴著濃香的咖啡,細細品嚐。

咖啡好苦啊!她卻已不能自拔。

(發表於中國時報)

 

 


shosha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